益阳在线 首页 我们的黑茶 黑茶资讯 查看内容

茶中高马黄庆祖(7)留住芳香

2017-10-13 17:01|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2378| 评论: 0|原作者: 记者 谌建章|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茶中高马黄庆祖(7)   留住芳香   记者 谌建章   黄庆祖的家,前面是山,后面也是山,门口还有一条不舍昼夜的小溪,因没有问他,不知是高甲溪还是马家溪,或是其下的分支或子溪。   在这儿住了三晚,离开 ...

  茶中高马黄庆祖(7)


  留住芳香

  记者 谌建章


  黄庆祖的家,前面是山,后面也是山,门口还有一条不舍昼夜的小溪,因没有问他,不知是高甲溪还是马家溪,或是其下的分支或子溪。

  在这儿住了三晚,离开时才明白,什么叫诗意的栖居。

  对面的山上,即跨过溪上的小桥,顺着公路往上再来一个倒拐子弯,便爬上了他在半山腰的公司和茶厂。

  虽然悬挂在山边,虽然与江南镇那片老厂房不可同日而语,但好歹也被庆祖收拾出了30亩地的建筑面积,建起了一幢高马二溪村最威武的大楼。大楼底层为车间、仓库和员工食堂,上面是办公室、会议室、接待室等。

  

  

  

  


  站在这栋综合楼的前坪,回过头来再看山下,庆祖自家那栋在全村应该是最大的民居,却一下变小了。上午的太阳正对着那溜长长的房子,金灿灿的直发光,像极了童话世界里的某一场景。他家的房子长,是因为旁边的横屋是后来加的,来了黑茶商人及我等闲人,就不愁没地方歇宿。

  记者采访时,正值采茶旺季。这里从早到晚,都有运送鲜叶的货车吼叫着,嘶鸣着,爬了上来。经过验收和摊凉,那些散发着阳光和香味的茶叶,就被轰轰作响的流水线带往各车间,经过杀青、揉捻、渥堆和干燥,做成了他们所说的“干毛茶”。至于这些半成品的干毛茶,是做砖,做饼,做花卷,还是就此打住直接献身茶杯,这就要看它们各自的造化了。

  在35公里外的县城经开区,庆祖还带记者看了他们的新厂区。到底是县城,那里平坦、开阔、气派,面积比这里还多了20亩,现已完成了“三通一平”,进入了设备安装阶段,预计年底可望投产。这是县政府对黑茶发展的又一重大支持,不仅免收了他2700万的成品土地价,另外还以租代建垫付给他4000万建设资金。

  庆祖弯了弯指头,似在自言自语:两个厂区,总占地80亩,整个建安量已达8000多万,还有产品、原料及材料等2000多万,二者相加,总产值一个亿。还有,全国各地的形象店可达15家,平均按70万产品铺一个店,就是1000多万。另外三四千亩茶园,按专家评估至少是6个亿。那么6+1,现在高马山农业有限公司的总资产已达7个亿,是安化黑茶一条从茶园到加工到销售最后到茶杯的最完整的产业链。

  

  


  难道这也是物质不灭?庆祖最后一句话像一股微风,在记者心头荡起一片涟漪:当年,隆平高科借资本运作吞并他上亿资产,才几年功夫,滚雪球似地又回来了;当初高马二溪茶业公司那种形态结束了,一种有农民广泛参与的、政府全力支持的、更高级、更资本、更具活力的生命形态却延续了。这便是高马人或整个安化人都信奉的那句话: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

  站在黄庆祖即将搬迁的新厂区前的广场上,面对生气勃勃的安化经开区,面对经开区周围起伏的群山,面对山外的茫茫世界,记者在用心体会,也用心感悟,仿佛从这位老总身上,从高马二溪的致富和安化黑茶的发展上,领悟到了一种关于道性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生命与精神。

  无独有偶,与记者有相同感悟的还有一位叫“向往原野”的读者。他在看了上集黄总的资产被吞并,继而奋起打造新茶园后,写了一段荡人心魄的留言,现不妨照转于此——

  “无险风光在险峰!”是黄庆祖慧眼识珠,一眼相正了这片3000亩的云端茶园一一黄牯垅。虽说简易公路拐弯处车要打两盘子,一拐弯就车头凌空,车窗外只见悬崖不见路,可这里是高马茶叶生长的最佳胜地,真正的绿色环保,接天地万物之精华的茶园,一掷万金也难求啊!隆平高科懂得兼并商标,懂得做大融资,但却不懂这些。只有这方山水养育出来的茶农才知个中道理:有了优良的环境和土地,才能让高马茶扎根!当年皇上盛赞的高马黑茶便有了源源不断的原料,再予精细加工制作,黑茶极品便自然而成。你那靠手段兼并去的所谓“品牌”,又怎能与之匹敌?高马人黄庆祖悟出了极品黑茶生成的诀窍,别有用心的“砖家““叫兽”又怎奈何得了他?

  

  

  


  在采访的日子里,除了庆祖的办公室,庆祖的家,去得最多的就茶叶加工厂了。因为加工厂就在办公楼下面,庆祖家的对面。于是,加工厂的负责人即生产部主任黄党华,就成了我接触较多的一个。

  此人年富力强,复原军人,眼里透着神采,说话笑容可掬。零零碎碎回忆起来,他有这样几段话对我了解高马二溪,了解黄庆祖,了解高马茶为何独特,不无帮助,也不无启迪——

  


  别看我还只有五十,如果不是黄总,我这样的年纪,在我们安化山区,早就在家里含饴弄孙当专职爷爷了。我和黄总虽是上下年纪,我还当过几年兵,可是对茶叶的经营,对市场的把握,他绝对超前,是我的老师。想过去,在庆祖没搞茶以前,我们高马二溪的茶挑到外面去,人家还看不起,可自从他搞茶以后,人家就晓得我们这里是正宗的黑茶产地,皇家的后茶园,那茶的味道硬是不一样,对我们就刮目相看了。

  记得07年,庆祖带领我们搞茶,先是在村里建了个黑茶饮料厂。同样是泡茶,我们泡到杯子里,不产生一分钱,庆祖泡到瓶子里,就变成了3块钱。是他,告诉了我们产品和商品的区别,要致富,就必须走商品经济之路。

  瓶装黑茶虽销量不错,可那会村里不通公路,饮料厂办了两年,就转产了。这就是为什么庆祖一有钱就热心公益,就到处修路和扩路。而且我们山上的路因为有黄总督促,比山下的质量好,山下的路你记者可能有感觉,有的路段都豆腐渣了。

  饮料厂停产后,我们又跟庆祖搞毛茶加工。这时,2元一斤的鲜叶收购已提高到了7元一斤。当时我们好不吃惊,这茶又不能当饭吃,怎能卖这么高的价?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这茶对某些人来说,还真的是饭,因为这价格上去后,就一直没下来。一些重要节日如端午节, 还涨到12块。一些“荒山茶”,甚至能卖到100多块。

  记得那一年,我们除了毛茶加工,还试生产了200多支千两茶。当时的市场价是1580元一支,黄总劝我买10支,说会涨的。我没买。哪知到2015年就涨到了8万一支。当时若信了他的,说不定我现在也是百万富翁了。

  因为价格上去了,茶农种茶的积极性就高了。过去全村产茶不过500担,现在我看5000担都不止了。拿我家来说,07年以前仅亩把茶园,所产茶叶就是自己不吃全卖了,一年也只有几百块。现在我把能开发的40亩山全种上了茶,三年后,按平均亩产鲜叶1500斤、每斤收购价12元算,一年就是72万。

  

  


  虽然庆祖思想超前,观点超前,行动也超前,但他并不像那些无良的“炒茶团”一样,被资本的本性驱使着,将茶产业演变为一场虚高的财富游戏,而是实实在在将着力点放在质量和工艺的改进上,这也是我们看好和敬重他的原因。

  在质量上,他很重视生态和环境,重视绿色家园的打造,认为只有家园绿色了,黑茶才没有公害。所以我们高马山,不仅公司的茶园,其他所有茶园,都不准施化肥、打农药,不得喷洒除草剂,如有违者,不仅当年拒收其鲜叶,第二年也不进他的货。另外,还严把收购关,不让低海拔,即山下的鲜叶混入,如有违者,发现一个开除一个。

  在工艺上,我佩服他舍得钻。过去,茶叶的粗加工是茶农所为,毛茶送到厂里后,须厂家再发一次酵,这叫“后发酵”。因各家方法不一,后发酵的茶色和味道便不一样。庆祖根据长年观察和研究,改收毛茶为收鲜叶,改不同的粗制工艺为统一的“三渥堆、两摊凉、三干燥”,特别在第三次干燥时,用仪器严格测量水分,务使含水量降至10%,然后入库堆放半年左右,使茶叶在堆放中自然发酵,这样便省去了人为的“后发酵”。

  黄党华说,这种自然发酵比人为的后发酵,虽然生产周期长了,但符合茶叶的天性,也更符合制茶的规律。经专家检验,自然发酵因为更原始,更天然,黑茶中惯有的青气和苦涩都没有了,汤质更醇也更饱满了,韵味更顺滑也更甘甜了,甚至品相也更好看了。这也是为什么同是高马茶,人家更看好我们公司的。

  

  

  别无我有,别有我精,别精我特,实力决定一切,实力铸就经典,王者绝非偶然。这些企业界流行的金句,或企业家们的口头禅,放在黄庆祖和他的黑茶上,也恰如其分,丝毫不差。没想到,这两天喝的高马茶背后,凝聚着黑茶传承者的如此心血,也凝聚了黄庆祖、吉相余、黄党华们的如此辛劳!这里加个“们”字,自然也表示了记者对全体高马山种茶和制茶人的敬意。

  光说制茶,不到车间不知道,因鲜叶进厂后有个摊凉的过程,工人只能上晚班,且晚班的长度须视当日鲜叶的收购量而定,往往我们吃早饭了,车间的人还在轰隆隆上晚班。因为如果不“今日事今日毕”,使制作的茶受损不说,也不符合千百年来茶农的制茶习惯。

  虽然长时间夜班会影响工人健康,但愿制茶工艺本身能让他们获得一定的补偿。这个补偿便是从摊凉开始到茯砖或花卷出来,工人自始至终都沉浸在茶叶的醇香里。这是一种含有阳光、雨露、杂树、花草、甚至鸟啼和虫鸣的甜香。这种香中有甜、甜而不腻的气味,不仅存在于整个流水线和所有车间,最主要的,是通过他们的制作,通过一定的时间,永久地保留在了各类成品茶中。

  中国人独有的制茶,原来就是留住自然,留住芳香,留住生活中的美好。

  而在留住美好的这种不经意中,也留住了现代茶人的一个代表,这便是黄庆祖。他的事业,他的公益,他的为人,他的人品,也在不经意中,得以发现,得以传扬,得以光大……

  

  

  

  

  品牌是最大的无形资产,为了高马二溪的茶农,为了共同致富,庆祖面对资本运作不动心,甚至连亲手创建的商标都不要了。

  时间是商品生产中的最基本成本,节约时间就是节约成本,任何节约归结到底是时间的节约,这些马克思的经济名言,作为企业家的黄庆祖当然知道。但是,为了重塑高马品牌,为了赢得消费者的信赖,庆祖坚持只收鲜叶,不惜延长加工流程,甚至不搞人为的“后发酵”,尊重黑茶天性,延长干茶的发酵期。

  他对我说,茶叶生产不同于其他生产,有它的特殊性,不能为了效率盲目追求社会化,增加分工和链接,能够一手来的就一手来,能够一家完成的就一家完成,相对于现在提倡的“工匠精神”,我看我们这就叫“作坊精神”,如何?

  我连连点头,说“高见,高见”,一面还感慨,这都是他父亲的诚信教育和那本《全家宝》的潜移默化:人生而有欲,但贵在心清,心清方能气正;人生而有求,但贵在知止,知止方能行远。(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