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文学作品
订阅

文学作品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七章 彼此欣赏的友情
  蓝勺子听了雪嘟嘟的一番开导后,肠胃没有了要求,内心自然就没有了焦虑,半站半倚地靠在沙发上看直播;可鼻子不争气,一个接一个地打喷嚏。看样子她的过敏性鼻炎又犯了。喷嚏打久了,掐鼻子的手都快把鼻子拧掉了 ...
2016-5-16 15:15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六章 感恩节的琴声
  化妆间里没有其他化妆的演员了,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银鱼丸与逗逗好老师,那些擦拭干净的镜子,在灯光下闪闪发亮。银鱼丸的头稍许往椅子上靠着,双眼紧闭,任逗逗好好老师用粉饼擦拭她那自认为明星般的脸蛋。 ...
2016-5-9 14:56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五章 喜悦的陪伴胜过一切
感恩节的演唱会很快就到了。这天午后,白大婶正准备为孩子们梳妆打扮,满屋子找蓝勺子换衣服,却不见她的踪影。妈妈的喊声将雪嘟嘟刺激得头脑发胀,她气得将火钳拿了出来,准备将蓝勺子堵在门外,等来等去始终没有看 ...
2016-5-3 16:26
蓝勺子的追求
  ——读李敏的长篇童话小说   张吉安   蓝勺子是一只小老鼠,长相异样。当家乡因长期干旱,无法生存下去了,她便随父母及其它鼠们开始迁徙流浪。经过一个叫猫不离鼠村的猫村时,父母误食“鼠命毙”身亡,她凭 ...
2016-5-3 16:26
【往事麻石街】同学和他的红军爹
  同学张长誉,高高的个子,不擅言谈,毛笔字写得很好,小学四年级时坐在我的背后。今年国庆,我们在家乡聚会见到了他。四十多年未见,都老啦!   这小子是干部子弟,住在学校上首的公安局大院,他爹是这院子里的 ...
2016-4-29 17:14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四章 圆桌上的争吵
豪尔特一回来,大家都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家里顿时变得活跃起来。白保安叫来妻子,冲她笑笑,“我做这张圆桌的目的,就想知道藏在孩子们心里的那些小九九。老婆,你知道什么是小九九吗?”白大婶摇了摇头,故意说:“ ...
2016-4-25 17:28
【往事麻石街】浮桥有神兵
  资水环绕小城,319国道穿城而过,在麻石街的心脏画下了一条交错的汽车路。不过,自1931年1月4日通车至上世纪七十年代,这条省会通往湘西的要道穿越资水时,不得不在益阳十景之一的“裴亭云树”的白鹿峰下靠轮渡 ...
2016-4-22 15:40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三章 蓝勺子的养母情结
幕色笼罩着山谷……这天吃完晚饭,白保安坐在“嗑睡椅”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圆桌的设计图。蓝勺子心事沉沉地围着壁炉来回走动。她的一举一动,嘟嘟都看在眼里。还没等雪嘟嘟回过神,蓝勺子一个箭步,向后山的怪树林 ...
2016-4-18 16:03
【往事麻石街】卖万金油的日本女人
公元一九五零年初夏的一天,麻石街上传来一阵“咚戗,咚戗”的洋鼓声。这声音从街头的三堡一直飘移到街尾的东关,引得十五里长街的居民特别好奇。只见一个30岁上下的妇女,胸前绑着一面英国大鼓,大鼓上方还固定着一 ...
2016-4-15 16:46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二章 穿透树林的声音
雪嘟嘟从海边回来,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好像丢了魂似的,经常往怪树林里跑,遇到蓝勺子,也只是简单地打个招呼,显得十分生硬、冷漠。 白保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天,他搬来小板凳坐到女儿身边,小心地打探起女 ...
2016-4-11 15:27
【往事麻石街】温美哉其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城的古道街还没改造成现代模样。曲曲弯弯的麻石街旁排列着两层楼式的黑瓦木屋。稍高的青砖房很陈旧,墙缝里伸展出歪歪裂裂的梧桐树枝,它自生自灭,也不知渡过了多少春秋。这里,明清时的公馆,或 ...
2016-4-8 22:51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一章 猫头鹰探访海上城堡
白大婶与白保安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中,他们快乐得如同乔装改扮的天使,一会儿甜蜜地在船舱里唱歌,一会儿又去甲板上跳舞,如同吃了蜜蜂采的蜜,一切都是那么甜美、新鲜而欢乐。就在他们跳得正欢时,一同护送村长来海边 ...
2016-4-5 16:51
【往事麻石街】祸起钓鱼塘
公元一九六五年春夏之交,麻石街西北部城郊结合处的那几口水塘,歪歪斜斜地插了几块木板,上面规规矩矩写着:集体鱼塘,严禁垂钓!作为隶属城区大码头公社的金花湖大队,其大队长有个头痛的问题。这个问题既不是“四 ...
2016-4-2 10:30
《猫不离鼠村的不速之客》第十章 生命的奇巧
  雪被风一吹,整个世界像是僵硬了。甲板成了滑雪场,走在上面嘎嘎作响,桅杆更是被海风吹得斜在一边,船舱的玻璃不时发出瑟瑟的声响。   “老公,如果我被海水冲走,你会不会救我?你说嘛,会不会救我?”黑玫瑰 ...
2016-3-28 16:52
【往事麻石街】风雨人生忆奶妈
【往事麻石街】风雨人生忆奶妈
   五十年前,老家隶属麻石街上的七公庙地段。相距几间门面的东侧,有个连接南北通道地坪。夏季,两棵高大的白杨蝉鸣鸟叫。晴天,横七竖八的竹竿晒着花花绿绿的衣衫,就像资江河里洋船上的万国旗。儿时的我经常 ...
2016-3-25 16:20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