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益阳一老”徐少保(四)一到湘鄂边,就紧紧抓住了枪杆子

2019-5-27 09:26|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1532| 评论: 0|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 “益阳一老”徐少保(四) 谌建章   一到湘鄂边,就紧紧抓住了枪杆子   “马日事变”后,徐少保是一个人潜入湘鄂边区,还是一干人前往?   说他不是一个人,乃因中共第一任益阳县委书记袁铸仁,还有 ...

  文化益阳


“益阳一老”徐少保(四)


谌建章


  一到湘鄂边,就紧紧抓住了枪杆子

  “马日事变”后,徐少保是一个人潜入湘鄂边区,还是一干人前往?

  说他不是一个人,乃因中共第一任益阳县委书记袁铸仁,还有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余璜,都去了湘鄂边。特别是余璜,还带上了他组建的“工农自卫军”,徐少保或袁铸仁,说不定就在队伍里。说他是一个人,也说得过,因为袁铸仁被捕时,徐少保安然无恙,余璜将队伍拉到段德昌的红军时,他也没去。

  但不管一个人,还是一干人,徐少保在湘鄂边长期潜伏下来,在南县、华容、安乡、公安、石门、澧县、常德等地从事革命活动,却是事实。

  据《安乡人民革命史》第一章,“马日事变”后,南、华、安一带共产党组织虽遭到严重破坏,县委书记陶季玉、县委委员刘绍群等牺牲,但县委委员周小康投奔贺龙参加了南昌起义,另外几个委员,有的赴省开会奉命留在长沙,有的带领骨干党员转入了地下。特别是这年8月,省委特派员杜修经来到南县,建立了南华安特委,9月,南华安特委下的中共安乡县特别支部便成立了,支部书记由黄埔军校长沙三分校学生邱育之担任。

  


  什么叫“天不灭曹”,这就是!安乡特别支部的成立(或恢复),不仅是安乡地下党和安乡人民的福祉,也是徐少保绝境逃生中的一道福音!

  在邱育之领导下,仅一个月,安乡县的党团员就恢复和发展到了150多名,分设11个党团混合支部。1928年11月,党团分设,安乡县特别支部升格为中共安乡县委,邱育之便成了大革命失败后安乡的第一任县委书记。

  1929年3月,鉴于原湘西特委一直未恢复,湖南省委指示成立湘西临时特委,这个临时特委是在安乡县委书记邱育之家成立的。会上,确定徐少保等3人为执委,其中徐少保任特委书记。省委特派员杜修经也参加了这次成立会。

  这里,第一次出现了徐少保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就以特委书记的面目示人,可见这两年他的身份并不只是一个潜逃者,而是早就融入到了安乡革命者的地下斗争中。

  那么,这个“早就”早在什么时候?前面成立的南华安特委和安乡县委委员中,有没有徐少保?或者说,“马日事变”后的徐少保,最早出现在安乡是什么时候,什么节点,具体接头或接纳者都有谁?1929年3月,离他出逃都一年零十个月了,这个时间段里,徐少保还做了啥?

  要知,在大革命中入党的徐少保,年龄比一般革命者也大多了的徐少保,对国共合作的这场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谁一心一意,视工人为领导阶级,农民为同盟军?谁始乱终弃,将枪口对准工农,篡夺了革命的领导权?谁妥协投降,让工人纠察队交了枪,还狠心抛弃了同盟军……他作为过来人,是一清二楚的。

  现在,他看好和拥护的这个党吃了亏,作为该党曾经的区委书记,他会只顾个人奔命,而离开吗?还有,他崇拜的那些党的领导者都去了哪,面对失败,中央有什么新的部署与对策,他又何尝不想知道?若这一年零十个月是个空白,这对一心在党,也一意找党的徐少保,该是多大的打击与难熬……

  虽说《安乡人民革命史》没有我们想要的时间和节点,但却从网上搜索到了赫山区党史办的一份资料——《益阳县籍在外地部分革命人物简介》,将徐少保到湘鄂边的时间一下提前了8个月——

  1928年7月,南华安特委机关和湘西特委机关相继在南县、常德遭破坏。两特委幸存的人会合后,在南县重组湘西特委,徐少保被选为执行委员。9月,由于中共湖南省委交通处被破坏,导致省委机关和在长沙的所有联络点均遭破坏。一些领导被捕牺牲,省委被迫迁往上海。时任省委巡视员的徐少保等人留湖南坚持斗争。1929年3月,湘西特委改组为湘西临时特委,徐少保任书记。

  在另一个资料《二十世纪湖南人物》中,出现的时间更早——

  1928年春,徐少保任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委委员,参与组织了一支50余人的游击队,在洞庭湖滨开展游击活动。同年7月任中共湘西特委委员,次年3月任特委书记。

  这个“1928年春”,比原益阳县《简介》中的7月,又提前了一个季度。

  这两份资料,显然是对安乡革命史的一个有力补充,不仅减少了我们对这位“益阳一老”的担忧,说他在担任湘西临时特委书记前,还任过南华安特委委员、湘西特委委员和省委巡视员,并组建了一支游击队。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湘西特委的湘西和现在的湘西有所不同,当时的湘西是指包括慈利在内的原常德地区,却不含安乡和后来也属常德的益阳。

  那个《湖南人物》还说,半年后,即1929年9月25日,湖南省委又将湘西特委改为鄂西特委,并将南、华、安三县划归鄂西,徐少保被任命为特委委员。这也证实了上面那位龙爹说的,“安华南属湖北”。

  安乡革命史中,有两次提到一个名字:杜修经。这是何许人也?

  他是南华安特委的创始人,也是徐少保任湘西临时特委书记的见证人。当年,他作为省委特派员,曾机械地执行过湖南省委命令,要井冈山的红4军向湘南发展(当时红4军属湖南省委领导),结果造成“八月失败”,使红军损失过半,还死了一位红4军参谋长兼28团团长王尔琢。这事在毛选(卷一)中被批评过,杜也因此成为党史知名人物。

  


  虽然受到过毛主席的批评,但江西老表对这位杜老还比较厚道,解放后修建井冈山陈列馆时,请他上山题了词,2007年这位百岁老人去世后,还在红军碑林里给他立了碑。

  关于徐少保,《益阳县籍在外地部分革命人物简介》还有比较全面的披露——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确立的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总方针,开辟农村革命根据地,1929年12月,鄂西特委在石首县袁家铺召开第二次党代会,讨论了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政权建立等问题,并通过了《关于鄂西党目前的政治任务与工作方针决议案》 《关于军事工作决议案》等12个文件。

  大会结束后,特委委员徐少保即来到安乡,找到县委书记邱育之、南安县县委书记陈逸民,传达大会精神,研究成立安乡游击队。在徐少保的指导下,在安昌乡成立了以邱育之为队长、陈逸民为副队长的安乡游击队。该游击队有队员12人,6支驳壳枪、2把小十字、若干单刀和手榴弹等武器。全盛时期,这支游击队扩充为游击大队,下面有两个手枪班,一个步枪班,总人数50余人。

  虽然这个时间与《湖南人物》中的“1928年春”有出入,但徐少保亲自抓武装,且行动积极,却是一致的。

  虽游击队人不多,武器少,但到1936年5月,6年多的时间里,就配合鄂西红军及南县、华容游击队,经历大小战斗29次,击毙击伤国民党铲共队、保安队、义勇队、挨户团官兵30多人,消灭土匪恶霸、反共骨干10多人,俘敌近200人,缴获长短枪200多支。

  此外,还为湘鄂西红军购买手枪300支,交给了红军将领段德昌,并缴获了大批光洋、粮食和布匹,分给受苦群众。仅1930年在临澧的一次打土豪,就缴获光洋200块,上交给特委委员徐少保后,再由徐转交给了鄂西特委。

  


  须要说明的是,这个大小战斗29次,绝非摸脑壳数字。在安乡革命史“安乡游击队威震湘鄂边界”这篇长文中,就详细讲述了19个战斗故事,如“向清乡主任打响第一枪”“袭击铲共义勇队”“夜袭团防局”“截击敌军运输队”“白云山鏖战”“袭击保安队”“捕杀便衣队”“汇口失利”“凤凰嘴一日三战”等,光看这些小标题,就枪声炮响,剑影刀光,就以少胜多,出其不意。当然,有时也百密一疏,偶有闪失……

  有战斗,就会有牺牲。6年间,安乡游击队牺牲的干部、战士,有名可查的就有40多人。其中记述了一位叫龙名榜的战士,澧县反动派将他砍头示众三天,其亲属收回来的仅是一具无头尸体,后组织上又花了20块光洋,才将其头颅买回来安葬。

  安乡游击队不怕牺牲,主动出击,有力改变了1927年国民党清乡剿共给党组织造成的被动局面,也是徐少保等一大批革命者能在这块土地上长期潜伏并做大做强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里,有1930年3月中共湖南省委写给中央的一份报告,报告对安乡、南县、华容三县游击队的活动给予了充分肯定,说“那三县的反动武装和反动驻军,对那一带的革命势力,简直没有办法。”1931年9月,已升任为湖南省工委书记的徐少保,还指派省工委成员、省少共书记文学礼兼任安乡县游击队政委。

  进入抗日战争,虽上面有精神,湖区不像山区,也不像华北平原(可以挖地道),不宜开展游击,但事实上,湘鄂边的游击队却未有一天懈怠,麻雀战、地雷战、水上游击战等,搅得鬼子不得安宁。

  1943年5月,日寇发动的豫、湘、鄂战火燃烧到了湘北地区,国民党军仓皇逃跑,溃不成军,沿途丢散很多枪械。而日寇所到之处,杀人放火,抢劫财物,捉鸡打狗,无恶不作。这年底,日军到阳城扫荡,时任安乡地下县委书记的蔡元农的妻子,抱着未满月的女儿向堤下逃难,被一鬼子追上。情急中,她毅然丢下女儿,纵身向湖里跳去,鬼子一阵狞笑之后离去。幸亏乡亲们及时赶到,将她打捞上来,才慢慢苏醒,母女平安。

  第二天,徐少保来到阳城,安抚地下工作者:

  同志们: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的时刻来到了!今天,日本强盗烧杀抢掠了我们美丽的洞庭湖滨,他们的目的是要强制推行他们所谓的同文同种、共存共荣,建立他们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这只能是他们的痴心妄想!对此,我们只有拿起武器来,一方面将国民党兵弃落的枪支收集拢来,一方面壮大游击队,建立抗日政权,在这块土地上与日寇周旋,和他们实行持久战!

  蔡元农同志问:我们组建的武装,叫什么名字?徐老说:我早就考虑好了,叫新四军第五师江南游击纵队,关防(大印)可以自己刻,你就在纵队做政治工作,我派人到鄂豫皖边区找李先念师长汇报,他一定会承认我们的。另外,我和孙中原同志还可争取国民党一些地方部队,搞几百人、千把条枪不成问题。

  蔡元农同志为此撰文,说这支队伍很 快就建立起来,不仅发挥了骚扰日军的作用,到解放战争,已发展到7400余人枪、有党员干部80余人的游击纵队,配合南下的解放军,很快就解放了安乡、常德、南县、澧县、津市等大片土地。饮水不忘挖井人,我作为纵队的战士,永远也不会忘记壮烈牺牲的徐少保!

  后来,这支队伍改名为雪峰山游击纵队。可以说,徐少保应是这支队伍的创始人!

  那天在安乡采访,县党史办老主任丁安辉目光炯炯地盯着我们:你们徐老在我们安乡干了20年地下,虽说没直接打过仗,但他一直很重视武装斗争,从来没有放松过枪杆子!

  


  (未完待续)

  参与采访:周国兴、温逑勋、徐亮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