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麻石街上读书的故事

2019-5-5 09:03|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1049| 评论: 0|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麻石街上读书的故事 文老愚   人生是个不断读书而又不断进取的过程,一辈子读两本书:无字书和有字书。   所谓读无字书,即在生活和工作实践中学习,处处留心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所谓读有字书,即校内 ...

麻石街上读书的故事


文老愚


  人生是个不断读书而又不断进取的过程,一辈子读两本书:无字书和有字书。

  所谓读无字书,即在生活和工作实践中学习,处处留心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所谓读有字书,即校内校外、年少年长皆要读书,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老愚儿时和父母住在书纸铺里,从小就喜欢读书,兹将在益阳麻石街上读书的故事,回忆一番,与读者交流。

  书纸铺里读童话

  抗战胜利后,益阳百废待兴,在乡下避战祸的商家纷纷回迁,麻石街上又繁荣了起来。

  此时,远在本县12里大桥乡(今属桃江县灰山港镇)的乡长丁某,邀了两个家庭殷实的朋友一起投资,合伙在县城学门口开办了一家书资铺,名曰资江图书馆,经营图书纸业及其它文化用品。他们聘请在书纸行业学徒出身的家父做此店经理,与几个店员操持生意。我和妈妈随父住店。

  我当时6岁有余,在下隔壁省立第五师范附小(益师附小前身)读小学二年级,被店里的许多儿童读物所吸引,放学后就埋头于读书之中。

  我最爱读两本书:

  一是《敏豪生历险记》。作者是德国男爵敏豪生,他从军与土耳其打过仗,后来将自己的经历添油加醋编写为一本荒诞无稽的书,后来被改编为连环画。其中许多荒唐故事令我终生难忘,试举两例:

  其一,敏豪生从军打仗时,长官命令他去侦察敌军阵地。他就坐在大炮口,炮弹发射出膛时迅速骑在上面,待到天空中,目扫敌方阵地之后,随即转身跳到身边敌军射过来的一枚炮弹上,骑回到本军阵地。空中骑炮弹居然不死,实在荒唐。但也启发了小读者的梦想:能否造一个巨炮,人坐在炮弹里射到月亮上去看看?许多年后,人类果然坐火箭访问了月球,原来幻想可以成为科学的设想。

  其二,敏豪生在森林里打猎,看见一只皮毛漂亮的狐狸,他舍不得打坏它,就用一根缝鞋的大针装进枪膛,对它开了一枪,把狐狸尾巴钉在大树干上。他走过去用鞭子抽打狐狸,狐狸痛得从自己的皮毛中窜出来,光溜溜地逃跑了。敏豪生得到了一张美丽完整的狐皮。这更是荒谬绝伦,我虽不信,但也开怀大笑不止。它令我想入非非,用子弹壳做了一把火药枪,常常到野外去打黄鼠狼,可惜连黄鼠狼影子都没看到。

  现在看来,敏豪生这些故事,除了引人大笑有益于身心,还可帮助小读者提高识别荒唐的逻辑,丰富他们的幻想。

  二是《三毛流浪记》。此书是现代著名漫画家张乐平所著的无文字脚本连环画。几幅画构成一个小故事,全书一百多个故事,生动地表现了以三毛为代表的上海流浪儿童的苦难生活,揭露和控诉了黑暗的旧社会。此书特别适合幼儿园小朋友阅读,可让他们依据画面的意象,设想故事的时间、地点、人物、情节来复述故事,以提高创造性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此书我和儿孙三代都读过,也许会成为我家世代传承读物。

  


  益阳解放后,资江图书馆搬迁到二堡公码头巷口上首,更名“五四书店”。我随父母在店里住了3年,此后租居店外。这时,书店的经营有了变化,不卖图书了,以文化用品和印刷为主,但仍销售一些库存旧书。旧书我几乎读完了,正如毛主席所言,“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放学后我无书可读,难度时光,于是把旧书中我不爱读的《高小算术补充教材》拿来读起来。此书中有些趣味算术,例如“鸡兔共笼”、“大小和尚吃包子”等,我倒也能看下去。孰料此书竟帮了我的大忙,考初中时,我的算术得了100分满分,语文也有80分,在1100多个考生中录取的150名中屈居第二。

  “涂正顺”里看小人书

  五四书店没书看了,我就到七公庙巷口斜对面“涂正顺”租书店租阅小人书。

  此店是个体经营,门面甚小,店堂狭窄,门前行人道上支起一个布棚,棚下几排矮条凳,让小读者坐着看书。这里租书价格便宜,一分钱看两本。我是此店常客,妈妈给的零钱几乎全部租书看了。此处有很多武侠连环画小人书,诸如《七侠武义》、《三侠武义》、《荒江女侠》、《三侠剑》、《中原豪侠传》等等,我都看过,常常在梦里拜深山古寺的老僧学功夫,想做一个打抱不平的现代侠客。

  


  武侠小人书看多了,我尝试一页页自编自画,居然装订成一本《资江大侠》的连环画,创造了一位武功盖世、杀富济贫的侠客形象,免费给几个要好的同学看。可惜后来兴趣转移了,不然,也许我可能成为武侠小说作家。

  文化馆中读报

  公码头巷口下首40米有一家基督教做祷告的哥特式教堂。堂前拱门下有四级踏脚台阶,拱门上的青砖墙上竖框中有浮雕“福音堂”3个楷书字,再上去是人字屋脊,屋顶立着一个十字架。

  解放后这里做了益阳市文化馆。此馆临街有两间屋子。教堂做了图书室,满满十几架的书。儿童却不能借阅,我只能望书兴叹。

  另有一间平房是阅报室。报纸一张张摆在大条桌上,无人管理,任人选阅。我几乎每天放学后,先到这里看《少年儿童报》,间或也翻阅一下《人民日报》、《新湖南日报》的重要新闻报道,读过镇反、肃反、抗美援朝、整修南洞庭、洪水冲坏了益阳市三益街新修的水泥马路等报道。从此,我就养成了关心时事爱看报的习惯。

  教堂后背有个长方形小院子,院子里头有一座两层楼的欧式别墅,估计原来是传教士的宿舍,后来成了文化馆办公室兼员工宿舍。住在这里的那位馆长,身材高大,常常穿一件苏联花布做的俄式长袖外衣,头发很长往后梳,走路昂首挺胸,风度翩翩。他从不干涉小孩子在院子里玩耍,看见我阅报,翘起大拇指说了一句“哈拉索”。我听不懂,因为他翘了大拇指,估计是表扬的意思。那时全中国都学苏联,中学大学都开设俄语课。后来我上市一中高中时,才明白“哈拉索”是好的意思。

  读报关心时事的习惯,给我带来了好处,高考时,政治、语文考试得了高分,助我考上了大学。

  新华书店方桌下读名著

  福音堂对面,有一栋新式的红砖红瓦两层楼房,其一层是当时益阳市唯一的新华书店营业厅。这里所有的书籍开架,可买可读;还摆着多张大方桌,桌上摆着热销图书。

  当时我在白马庙小学读小学五年级,寒暑假无事,就到新华书店看书。店堂无凳子,我从书架上取了书,坐在方桌地下读。店里只有一个收银员,很忙,无暇顾及取书阅读的顾客,也不干涉我坐在桌底下读书。那时几乎夜不闭户,更无人窃书,他自然放心让人读书。

  中国古典名著集中放在一个书架上,水浒、三国、西游、封神、红楼梦、东周列国志、儒林外史,等等,应有尽有。看见这么多好书,我象牛闯进了菜园,高兴得不知从何处下嘴一样,也不知从何本读起。一个暑假我就读完了水浒三国西游封神,只有《红楼梦》看了两回便不想读了,对那些少男少女卿卿我我、恩恩怨怨不感兴趣。

  现代知名女作家三毛说:“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的”。真如三毛所言,深潜在我脑海里的这些古典名著,须要用时就立即显露出来了。1982年我因慢性病在汽车路市中医院大病室住院两个月,那时没有电视,一到晚上8个病友无聊之极,就天南海北吹牛。我就给大家讲水浒三国的故事。一个“武十回”能讲好几晚,然后我连续讲了“宋十回”、“林十回”,关公温酒斩华雄、过五关斩六将,孔明借箭、七擒孟获、空城计等等故事,别的病室病友闻讯也来听。有的病友出院后晚上还来听我“讲传”。文学魅力之大,有甚于是者乎。

  冒名到总工会图书室借书

  1956年,全国高等学校有了新发展,扩大招生,教育部鼓励在职小学教师报名参加高考。我的同学孙干宾与桃花仑小学两位老师是朋友,他俩考上大学去外地读书去了,便把自己的两本市总工会图书室借书证送给了孙干宾,他送了我一本。

  那时我在市五中读初中,正是如饥似渴想读书时,学校里居然还没有图书室。孙同学给我借书证好似送来及时雨,于是我每周日就冒名顶替去体育场边上的市总工会图书室借书看。当时我发育较早,身高已达1.65米,像个学徒工,图书室管理员认证不认人,没有追查我的身份。

  总工会图书室规模虽比不上新华书店,但藏书也不少,中外文学尤多。《子夜》《家·春·秋》《女神》《洪波曲》《暴风骤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与舒拉》《勇敢的人》《安娜卡列宁娜》《普希金诗集》《高老头》等中外名著,我读了不少,扩大了眼界。

  我们这一代中学生,因为生产劳动搞得多,耽误了很多上课时间,不是合格的毕业生。但我很幸运,课内损失课外补,总工会图书室给我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自学课堂。

  当代学者余秋雨说:“阅读的最大理想是想摆脱平庸,早一天就多一份人生的精彩,迟一天就多一天平庸的困扰”。

  我得天独厚,青少年时期在麻石街上读了很多当时难得读到的书,虽然没给我的人生增加很多精彩,但少了许多平庸,老来回想,事能知足心常乐也!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