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又无与他的《银城故事》

2019-1-21 10:07|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824| 评论: 0|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往事麻石街】 又无与他的《银城故事》 谢国芳   姓“吴”而名“又无”,第一次听到我就记住了,这一记就不再忘记。不过,真正读懂“又无”,还是在最近。      前不久在安化一中讲方言时,有人现场提 ...

  【往事麻石街】


又无与他的《银城故事》


谢国芳


  姓“吴”而名“又无”,第一次听到我就记住了,这一记就不再忘记。不过,真正读懂“又无”,还是在最近。

  


  前不久在安化一中讲方言时,有人现场提了个问题:安化前乡姓吴的人,会提醒你,他们不读“吴”,要读“鹅”。为什么呢?我当时没有能完整回答,只告诉他,这个读出来的“鹅”,指向的字应该是“我”。回来之后,我才打通思路:因为“吴”谐音“无”,不论起个多么美好的名字,都被前面的“无”否定了,白起了。且以“无(吴)”为姓,也好像不吉不利。于是他们先将“吴”避讳成同音的“吾”,再读“吾”的意思“我”。读为“鹅”,只是变音。

  因为我研究益阳方言,就有人老是跟我讲方言的事。有几个文友对我说,吴又无写了一本小说《银城故事》,里面有好多益阳话,好亲切。一次相遇时,我开口向他要了一本。回来一口气读完,然后推荐给一位同事看,他也是一口气读完。然后,他老婆接着在看……书是看了,但人却交道不多,于是我约又无来办公室一聊。才知道至今未能发福的他,年纪也不小了,1977年高中毕业的。读书时他就是黑板报主编,美术与文学兼而有长。只是没有考上大学,流落社会他还是做自己擅长的事。他在工厂当过美工,开过公司,也在出版社搞过,如今在《散文诗》杂志做编辑。

  


  在2001年进入《散文诗》之前,他的人生很不稳定,做过的事多,成功的却少,尽是经验与教训。就是这一肚子经验与教训,让他不能平静,给了他写作的冲动。辞去北京改革出版社的工作之后,他躲到泉交河乡里,仅40天就写出了一部长篇。当时还是手写,市文联的朋友支持了他几垛稿纸。如果以名著标准来衡量,他确实写得太快了。他也确实冇得“藏之名山,传之后世”的念头。写完之后,也冇往外投稿,也不向朋友张扬。然后,文友冯明德向他伸出援手,他成了一名编辑。一直到2008年,明德提醒他评个中级职称吧,搞一本书出来。他这才想起自己9年前写的小说,翻出来,修改,名为《银城故事》,出版。

  

  冯明德(中)。


  他以益阳话写小说,据说是受了一个叫徐晓鹤的长沙作家的影响。朋友推荐他看过徐的《院长和他的疯子们》,觉得小说用方言写,比用普通话更有韵味。 《银城故事》各章节的标题基本是益阳城区的地名:大码头、三益街、铁铺岭、大渡口……但人物和故事是连贯的,地名只是故事发生的所在。里面的人物就是他当时的那帮兄弟姊妹,故事就是他们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上世纪九十年代,社会正处于转型阵痛期,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在时时发生,考验着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作为亲历者的又无,是以率真的心在写本来的生活。他的写作动机是本真的,后来虽有出版,但其修改仍然保持了自己的本色。如今社会,假货充斥,人们对受骗上当有着本能的抗拒,文学艺术也只有里里外外都真实着的,才会被读者接受,才能打动人感动人。又无的小说不仅讲自己亲历的真实故事,还用的是不事玄虚的表达方式,是么子就是么子,虽然手法老了点,但不虚不伪,平易近人。

  

  又无(中)和银城的老朋友。


  以益阳话创作长篇小说,又无是周立波先生之后的第二人。平时益阳话都会讲,但真要写成书,常常会碰到写字的困难。但又无不回避,以自己对方言的意义理解来写字。应该说他写得比周立波的正确率更高,是又一次成功的探索。比如,益阳人描绘笑的词非常丰富,他的“格天格地”“空哢一笑”,我是第一次读到,笑貌笑态,跃然纸上。

  据他自言,他写方言也有一个过程。开始写时,记录声音者多,错得也多。修改时反复推敲才有目前的效果。就以“冇”字来说,前面多写为“没有”“没”,后面才完全用“冇”。

  小说尤其是长篇,写方言几乎是必须的。生活中的人物平时讲的都是方言,让他们进入小说就转而讲普通话(官话),不是原汁原味,作家根本写不出生活的真味来。小说名著都是不避方言的。

  有一则著名的文坛轶事。英国作家萧伯纳晚年曾写过一个剧本《圣女贞德》。但好莱坞拍电影时没有用他的本子。后来在一个场合,他碰到主演褒曼,问起原因。褒曼回答:贞德是法国乡下过书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讲一口标准的伦敦英语?萧伯纳一下就明白了,不再说话。

  

  又无(右一)被评为市作协先进个人。


  我问他,《银城故事》有没有投过外面的文学杂志,他说没有。我说,不妨试试,你不投,人家怎么知道有这样一本小说哩。

  至此,我以为自己懂得了“又无”。“无”无所谓,不妨又“无”。只有心里时时装着“无”,才可淡然面对世间所有的“有”。

  还有,吴(无)加无,不就负负得正一样,能成为“有”吗?

  

  相关链接


《银城故事》第6章


鹅 羊 池


  吴又无


  18. 安抱印


  胡永进是富强的同班同学。富强学画,与他的影响是分不开的。那时候,他们正进入初中一年级,在鹅羊池学校读书。

  永进有个表哥是画画的。富强见永进跟他表哥学画画,也渐渐产生了兴趣。于是,那位表哥成了他们两个的启蒙老师。后来,表哥参加了工作,到长沙去了,丢下他们两个自生自灭。两个人却并没因老师的离去而冷淡画画的兴趣,相反地越画越投入。因为两个人都较上了劲。

  永进是个最喜争强好胜的家伙,不管读书也好,画画也好,总要争个全班第一他才舒服。有段时间,他和富强磋商技法,拿来的习作总不如富强的,并且当面夸赞富强是画画的天才,要比他强许多许多倍。这使富强陶醉了好一阵子,真以为自己是个天才。直到有天到永进家去借资料,才发觉自己是个蠢才。

  那天晚上,富强找永进想借《素描技法》回去研究研究,不料永进跟他父母走亲戚去了,只有永进的外婆在家。富强无意中发现永进的画超过自己许多,原来永进在耍他,拿出来磋研的习作,尽是他的前期作品。富强心里震撼不已,发誓要迎头赶上并真正超过永进。

  于是一放学,富强便躲在阁楼上画静物。过了一段时间,富强竟真赶上来了,把永进也蒙在鼓里。两个人一如既往地交流心得,观摩作品,只是双方坦诚地在一起讨论画画,却一次也没有过。每次在一起谈画,都是想方没法敷衍对方,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准备以后找机会将对方吓个半死。

  两人虚假周旋,沾沾自喜,认为自己的功夫早已超过了对方。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了安抱印,才同时感到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安抱印也是同学。在一起从小学到初中,他都不大引人注意。两人对他的印象是:写得一手好字。从小学开始,他就写一笔近似仿宋体的长方形字体,看上去十分工整。再就是嫉恶如仇,很有正义感。尤其对小偷小摸绝不留情。有段时间,班上的小偷小摸现象非常严重,几乎每天都有同学的学习用具被偷,而安抱印却抓到了这个人人痛恨的小偷。是金花湖郊区的一个形象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女生。安抱印在她抽屉里搜到了一支笔,正是上午一个同学丢的。于是,这个叫王燕的女同学,每到下课铃响,就如敲响了丧钟一般,就要受整整十分钟各式各样别出心裁刁钻古怪的惩罚。

  行刑者大都是男生。有时是揪耳朵,有时是扯头发,有时则在她的抽屉里放一只死癞蛤蟆。安抱印却发明了一种更古怪的,名为“三级跳远”。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块木板,一头放在课桌上,一头放在她肩上;他就从课桌上冲过去,一脚踩在木板上,再来个双脚并跳,跳到黑板前的讲台边。这当然引起轰动。王燕低着头,只晓得哭。自从当了贼以来,她从没分辩一句,不管怎样的刑罚,她都只是默默忍受,一声不吭。她最怕的是同学丢东西,一有人丢东西,她就免不了要受处罚。

  安抱印还做过一件使人刮目相看的事。那就是有天晨读,他通过刘老师发给每个同学一本《老三篇》。刘老师当时很激动,对全班同学说:“安抱印同学是看到我们班上大部分同学没有《老三篇》,而将舅舅给他的钱舍不得用,去新华书店接了我们最最敬爱的毛主席的红宝书《老三篇》回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感谢安抱印同学的一片心意。”于是满堂喝彩,经久不息。安抱印这时起立向同学们点头致意,显得谦逊有礼。

  全班同学没有不佩服他的好思想的,只富强和永进不以为然,均想这种人没别的本事,只好想个办法来讨好大家了。


  19. 榆树下


  有一天上体育课。富强和永进坐在操坪里一株老榆树下,又在貌合神离地讨论素描技法。都是想方设法刺探对方而保护自己。安抱印正好从他们身旁经过,满脸诧异地说:“原来你们都在画画?”

  富强和永进都表现出一种有神技在身的高贵神情,语气却故意地谦虛:“刚学、刚学。”

  安抱印笑起来:“我算是找到知音了。不瞒两位,我也很喜欢画画。明天我带两幅习作来,请两位指点指点。”

  富强和永进相视一笑,均想:肯定是临摹的课本图案,肤浅得很。口里却毫不客气地说:“好说好说,我们相互学习。”

  第二天,安抱印果真带了两幅画来,用一个草绿色的画夹装着。八开大的正宗的素描纸。光行头就把两个人看傻了。再一看画作,两个人更是大吃一惊:两幅都是头像写生。一幅画的是老人,一幅画的是少女。均都表现得形神兼备,透视质感达到了近乎完美的地步。尤其是那张老人头像,真是毫发毕现;而少女的面部处理,细腻到吹弹得破的程度。富强和永进直觉地感到,这两幅东西比他们的表哥老师画得还要好!两个人半天都合不上嘴。

  “太好了!大完美了!安抱印,想不到你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富强和永进一收昨日的狂态,由衷地赞美着。

  安抱印却仍是谦恭有礼:“哪里哪里,我的画肯定比不上你们。请把你们的大作拿出来学习学习好啵?”

  两个人都尴尬起来,因为怕对方识破自己,他们带的都是近期画得最差的静物。此刻如果拿出来,又怕人笑太没水准;而不拿出来,当着安抱印这么一个顶级高手,又怕失去一个受益的机会。犹豫了好一阵,两人才扭扭捏捏从书包里拿出“坛子罐子”来,全都是最差劲的坛子罐子,全都感觉无地自容。好像手里拿的不是作品,而是一个个臭尿罐一样,两个人脸都红了,对安抱印恭恭敬敬地说:“请多多指点。”

  安抱印接过去仔细看了一会,口里说:“好,好。都画得不错。”却只不指出点什么来,又不提任何意见。两人均想:只怕是顾全我的面子吧?于是对安抱印虚怀若谷的姿态更是钦佩。

  最后,安抱印说:“画画嘛,其实主要在画得多。俗话讲:熟能生巧。所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富强和永进均想:至理名言啊!心里更是对他佩服得无以复加。

  “我的画你们如果喜欢,就拿着吧。不过,你们的画也送给我作个纪念,我们这是互相交流啊!”

  两人听了,真是感激涕零,同时心里都生出许多懊恼和悔恨:不该拿张“臭尿罐”来,太不应该了。

  从那以后,富强和永进就不再隐藏实力,两人剖心以待,经常在一起探讨钻研,一心要赶上他们的共同目标——安抱印。

  由于一种崇拜的心理使然,富强和永进在学校里也就成了安抱印的两条非常真实的“哈巴狗”。安抱印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他们想方设法争相讨好安抱印,且形影不离,深怕落单。生怕一刻不在,安抱印会给他独授机宜,而自己蒙在鼓里。因此,就连安抱印上厕所,他们两个都要当“陪蹲”。安抱印如果那天没吃早餐,只要嘀咕一声,永进就跑到校门口去了,一会儿气喘吁吁地用竹签穿了一大串油碗糕来。永进的爸爸在市革委哪个部门当头头,有钱。这方面,富强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只得另想办法。那时,学校经常在春耕期间要学生们积肥,支援农业。安抱印就用不着费心,富强总是做双份,报上他一个名字。

  安抱印对这两条哈巴狗倒是非常公平,从来不搞此轻彼重。要是中午去看电影,富强因事迟到,他就对永进说:“等富强来了再去。”而永进如果迟到,他就对富强说:“等永进来了再去。”绝对不偏不倚。这使得两只小哈巴狗很受感动,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如果讨论画画,那就是富强和永进大谈感受。安抱印从不轻易发表见解和体会,只是对他们两个的议论点头表示赞许或认可,一副老师对待学生的模样。

  富强和永进都想到安抱印家去玩玩,看看这位天才目前的境界,提过许多次,都被他用极其巧妙的言辞拒绝了。有次放学后,两人决定跟踪安抱印回家,却被他中途发现,他也不揭穿他们,装着没看见地走到汽车路北站,买了张短途班车票。待车开动了,他才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很热情地喊:“富强永进,跟我到外婆家去啵?快点来呀!”两个人躲在石柱后只得相对苦笑,徒呼奈何。

  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富强和永进的画技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们开始背着画夹出外写生。几乎每晚都到大码头候轮室去画头像。两个人曾邀过安抱印一起去候轮室,但安抱印说:“我不需要去了。”富强他们就想:他已画得形神兼备,确实不需要天天去候轮室了。

  然而有一天却发生了一件事,这事对富强和永进的震动真如晴空霹雳,他们简直不相信世上还有这种事发生。不光是他们两个,全班同学没一个不感到惊心动魄的。


  20. 变色龙


  这天晨读,同学们跟往常一样在教室里大背《老三篇》。刘老师进来了,拿黑板刷在讲台上猛敲,铁青着脸。富强感到很惊讶:刘老师还从未生过这么大的气呢,肯定发生了么子大事?同学们马上安静下来。

  刘老师说:“告诉大家一件事,大家一定会感到吃惊。昨天晚上,我和孙老师、张老师几个人在后栋教室里学习,忽然发现我寝室里的灯一亮一黑,我说我房间里可能进了贼。于是我们几个人把寝室包围了起来。这个贼听见响动,连忙跳窗,被孙老师一把抱住。我们拿手电一照,这个贼,竟是我们班上的同学!从他身上搜出六十几块钱,是我昨天发的工资,我房里的门锁都被撬烂了。”

  立刻像爆发了一枚原子弹,全班同学群情激愤:“是哪个?是哪个?”

  刘老师又敲了一下讲台,眼泪都流出来了:“你们看,今天有哪个冇坐在座位上?”

  永进第一个惊呼:“安抱印!”因为他早就发现安抱印没来,课桌里还给他留着油碗糕。

  “对,正是安抱印!他正在工宣队办公室里反省。我冇想到他品质这么坏。上学期,同学们交来的班费,三十几块钱放在我书桌里被人偷了,我一直冇公开,以为不是班上的同学干的。现在,真相大白了,他承认了也是他偷的。你们还记得吧?他送给每个同学一本《老三篇》,说是他舅舅给的钱,其实那钱就是他偷的班费。我真感到吃惊,他做了这些事,却伪装得这么好,简直就像一条变色龙。想不到他年纪不大,就这么老奸巨滑。我真痛心啊,将来长大了,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刘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哭了。

  这时,富强和永进都跟中了邪似的傻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话从刘老师口里出来,那还假得了!刘老师的话尽管声音不大,却如一阵阵霹雳惊雷,震撼着他们的心。想不到他们心目中的偶像,竟是这么个败类,这么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大坏蛋!

  永进在那边大拍桌子,咬牙切齿地骂:“这个狗杂种,骗得我们好苦!”

  富强马上明白过来:难怪他从不跟我们一起画画,难怪他从不带我们去他家,难怪他从不对我们的画提半点意见,原来他是偷了别人的画来捉弄我们!一想到这里,富强也变成了永进,恨得咬牙切齿。

  突然,一个女同学“哇”地一声哭起来,声音是那么嘹亮、那么伤心,好像一个装满冤屈和愤慨的堤坝突然坍塌了,满溢的苦水如山洪倾泻。大家一看,这人竟是王燕!

  这哭声就是愤怒的声讨,声讨安抱印栽桩诬陷、贼喊捉贼的卑劣行为。这哭声也是喜悦的呐喊,被害者终有真相大白、沉冤得雪的一天。

  好几个同学跑过去给王燕赔礼道歉。王燕也不理他们,只是嚎啕大哭,声音越哭越大。好半天才平息下来,末了还一声声抽泣着。

  第二天早上,学校还没打预备铃,教室里就挤满了人,等待开现场批斗会。

  富强在想象着安抱印进来时会是什么表情?当着这么多痛恨他的人,也许会满脸沮丧和畏怯吧?

  谁知,安抱印在工宣队戴指导的押解下走进教室时,却一点也不畏惧,眼睛到处睃,嘴角还挂着一种满不在乎的冷笑。看到富强时,还对他捉狭似地眨了眨眼,似乎是说:你真是个低智商的白痴啊,富强,我安抱印略施小技,就把你耍得跟个猴子一样!

  富强一张脸都气白了。昨天和永进两人把安抱印这人议论了好久,既恨自己白痴,又都觉得安抱印手段高明,实是个奇才。安抱印出身一个小干部家庭,家里条件真还算可以,父母给他起名抱印,对他将来期许是很高的,指望他将来能抱印当官。没想到抱印竟成了报应,这是后话。两人议论他时,永进怒极而笑:“反过来想,他还是帮了我们的忙,要不是他拿两张窃画来哄骗我们,我们会那么发狠地去画画啵?”富强也有同感,要不是那两张窃画,他和永进之间的勾心斗角还不知要延续到什么时候呢?

  两人这么阿Q般地议论了半天,心里的气倒也消了不少。只是后悔自己不该像条哈巴狗一样去对他摇尾乞怜,百般巴结。

  批斗会开得十分热烈。

  永进上台发了言,发言稿虽然写得不怎么样,却狠狠扇了安抱印一巴掌,博得了全班同学的掌声,算是把安抱印的嚣张气焰彻底打下去了。

  永进横眉怒眼对他说:“这一巴掌我非打不可,因为你吃了我四十六个油碗糕。”

  富强也像是出了气,手板都拍红了。

  最使大家感到惊奇的是,王燕也上台发了言。这个平常老老实实、一声不吭的女生,居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也晓得笑,声音比是人都大,发言稿也写得精彩,算得是扬眉吐气。

  开完批斗会,过几天学校就出了个布告,宣布给安抱印开除学籍留校察看的处分。

  但人们从此再也没看见安抱印在校园里出现过。

  

  又无(右)参加第十四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