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名老中医李星鹄(下)

2018-8-6 16:43|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587| 评论: 0|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名老中医李星鹄(下) 老汉      (李星鹄(1888—1968),75岁照)   现在的年轻人知道“文革”,但知道“社教”的就不多了。社教,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之谓也,这项运动在文革前,曾在全国城乡广泛开展。   社 ...


名老中医李星鹄(下)


老汉


  

  (李星鹄(1888—1968),75岁照)


  现在的年轻人知道“文革”,但知道“社教”的就不多了。社教,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之谓也,这项运动在文革前,曾在全国城乡广泛开展。

  社教明确规定,党委书记是单位的“第一把手”。既然党的领导是一把手,那么李星鹄这个院长,自然是二把手。好在李星鹄生性无权力欲,何况也是七十大几的人了,便乐得专心看病,少管闲事。

  很快,到了1966年。经过红卫兵的串联发动,各单位造反派开始抢班夺权。益阳市中医院自然也不例外。李星鹄这个非党院长自然也在开踢之列。对此,他倒是想得开,小小院长算什么,再说自己也78岁,位子早该让给年轻人了。

  按照大字报上的一个个质问,他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答问——写检讨。

  然而,到了1967年,李星鹄被造反派押到台上,挂上牌子接受革命群众的检举揭发和批斗。在上台的牌子中,以“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最为注目。你想,以苏联为首的那么多东欧修正主义国家都报道过你,宣传过你,你不修正主义才怪呢!

  经过几次批斗,李院长明显感到,“打到李星鹄”的口号声,由开始的不齐,不大,到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大了;挂牌子的绳子,不知哪天变成了铁丝,并且这铁丝也越来越细了。

  可怜李院长已是79岁高龄,造反派拳脚无轻重,虽然他用了一些气功防卫术,没伤到筋骨,但这么一大把年纪被体罚,加上内心的煎熬,谁受得了?

  


  然而更难过的事还在后头。

  这年9月2日,是他79岁生日,也是益阳人必须做的80岁寿诞。鉴于自己挨批斗,他早就吩咐家人和亲属,不启动大家。

  但有些人却是吩咐不到的,这就是自1946年起,经他陆续治愈的那些上乡农民,如新化、隆回和安化的山民,他们一心只懂得感恩。于是,在李院长80大寿之际,都不约而同来了,要给他们的救命恩人祝寿。

  李院长虽事先无安排,但客人既然到了,便在家里偷偷地安排了两桌。就在寿宴开始之际,一伙荷枪实弹的造反派冲了进来。他们不是医院的,也不是针对寿宴而来的。他们来做什么呢?

  这些造反派是市蔬菜公司的,他们是来抬李星鹄的一副楠木棺材的。

  原来,几天前的8月27日,这伙造反派跑到常德支持那里的武斗,一个姓莫的被打死了,尸体才运回来。听到李星鹄有一副楠木棺材,便全副武装来了上百人,口口声声“如此高级的寿材只配革命烈士享受”!李星鹄哪敢与之争,与之辩?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备了17年的寿材被他们抢走。

  这副楠木寿材说来话长。那是1950年,李星鹄在新化县救活了一名患肺痨的垂危病人,家人为了表示感谢,说山里除了木材外,别无他物,意思是想送他几根高级木料。李星鹄想到自己都六十多了,便说了句想买楠木打棺材的话。第二年,这位山民便托放排的送了几根楠木下来,尽管新化人死活都不肯收钱,但李星鹄还是强行给付了市价款。

  说到感谢,还一件物品也顺便一提,那是一张豹子皮。这也是新化一个山村,在李医生连续救治了他们村几个传染病人后,送给老人的一件贵重礼物。这便成了后来大字报攻击他的一个重磅炸弹,说李星鹄像座山雕一样,客厅里摆的是虎皮椅。可能是以讹传讹吧,后叶梦那篇《名医李星鹄》,就由虎皮椅演绎成了虎皮毯。不过不管是豹皮还是虎皮,最后这张皮子被造反派抢了去,在演《智取威虎山》时,还真垫在了“座山雕”那把大王椅上。

  现在,李星鹄看着这副陪了自己十几年,在著名的“湖北车湾竹木商人连”加工的好寿材,在自己80大寿的日子里,被白白抢了去,不禁悲从中来。

  但为了客人,老人只能强忍悲愤,陪他们继续寿宴。可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伙造反派,不过这些人就是中医院的。他们以工宣队的名义,给他送来一纸通知:李星鹄长期以来靠反动学术权威吃剥削,被定为10级高薪,此事极不合理。现经我院广大革命群众决定:从本月起,每月只发18元生活费……

  这两桩事都是当着客人的面发生的。山里人看不懂,也不敢出面理论,只知道李医生这个80岁做得不顺心,便都安慰他:您老别生气,明年开春发大水,我们给您再送副“千年屋”来,今年冬天就做好,并把享堂漆好漆。并跟老人解释,大炼钢铁后,山里已没楠木,但还有少量梓木,他们一定想办法配齐。还安慰老人,山里有“千杉万梓”一说,梓木也是千年屋的好材料。

  转年便到了1968年。开春后,新化老乡果然将一副黑黝黝的梓木棺材,通过放排的送了来,摆在了李老原来放棺材的位置上。

  但是对李星鹄的批斗还在进行,不过不同的是,将台上斗争变成了上街游斗。让他自己挂上大牌子,带着高帽子,拿着小本子,从三堡到城里,每天一个来回,二十多里,规定有几十个必到的单位,还必须走进去让办公室给签字盖章。

  


  已是八十高龄的他,腿脚实在走不动了,造反派就要院里的张立安用板车拖。到后来,李星鹄连坐都坐不稳了,就改用躺椅躺在上面,再把牌子盖在身上。

  尽管如此,李星鹄还是被市民爱戴和关心着。一些人一见到他的板车经过,就借故请他看病向他问个好,或与他聊一聊。李老呢,总是认真地听,遇到真有病的,他还想挣扎着起来开处方。

  市民对李医生的爱,激怒了中医院的造反派,于是,游斗又改成批斗,将李星鹄先后拖到中医院和人民医院,接受本系统造反派的斗争。

  拖板车的张立安是位老会计,这年也71岁了,虽然自己也被批,但他冒着挨打的危险,为李院长屡屡求情,说人家都80岁了,实在站不起来了,请工宣队高抬贵手!

  但工宣队立场坚定,于是,将李星鹄抬到台上,让人强行架着站了起来。旁边还别出心裁地立了个注射架,吊了瓶葡萄糖……

  


  1968年9月2日,是李星鹄满80整岁的生日。他的二儿媳伍金桃一早就忙开了:一是给公公打了两个荷包蛋,下了碗长寿面;二是准备要张会计向工宣队请一天假,不说是生日,就说是李星鹄的身体实在不行了,须休息一天。

  8点多,张会计拖着板车来了,今天的目标是接受人民医院的批斗。伍金桃向张讲明意图后,张觉得合情理,但他想见李老一面,问问情况再去请假。可待他走进房间,李老却再也喊不醒了。一摸,身子还是热的。这天,正是李星鹄的80岁生日,这时,也正是他出生的时辰:9月2日,卯时。

  工宣队闻讯,不一会就派人赶到,结论是:李星鹄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属畏罪自杀。

  李老两个儿媳据理力争:既没服药又没割脉,哪是自杀?工宣队只好验尸。为示公正,他们从市人民医院请来几名医务人员。当脱下李老的袜子时,大家看到那一双脚已萎缩得不成型。难怪这大半年来,李老用板车拖着游斗,根本下不了地。

  经过一系列检验,才取消了自杀结论。

  但工宣队又提出,李星鹄的梓木棺材不能用,理由是反动学术权威不配享用,只能到供销社去买水泥棺材。并且,出殡时还不许放鞭炮,敲响器。

  当时的水泥棺材做得很小,李星鹄个子高大,尽管腿脚萎缩了,还是不能放进去。没法,只好将老人的腿弯曲着才放进去。出殡时,仍由张会计用板车拖着,儿子和媳妇在后面推,将老人葬到迎风桥老家去。

  但就在李老的灵柩进入迎风桥后,农民却不管这多:李医生是我们这儿走出去的,他是迎风桥的骄傲,不仅给我们,也给中国人和益阳人挣足了面子!在进镇三里多的公路两边,鞭炮像煮粥一样不歇气地放,白旙纸钱像下雪般不停地飞,锣声鼓响卯足了劲也不停地敲,老百姓在用自己的方式,迎接李星鹄回家,又送他上路……

  


  李星鹄走了,到今年已走了整整五十年。五十年,半个世纪了,但老益阳人并未忘记他。这除了志书和传记对他的记载,更多的是只要一提起老益阳市的中医院,人们就记得一个叫李星鹄的老中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