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我最爱的益阳小吃

2018-7-3 08:50| 发布者: 李倩| |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我最爱的益阳小吃 文老愚      前不久,央视10 套《味道》栏目播放了益阳一个节目,叫“什么是益阳人禁渔期里禁不住的口腹之欲”,向全球观众宣传了益阳的八种美食,片长50分钟。看完,身处异乡的我也忍不 ...

 

我最爱的益阳小吃


文老愚

  

  前不久,央视10 套《味道》栏目播放了益阳一个节目,叫“什么是益阳人禁渔期里禁不住的口腹之欲”,向全球观众宣传了益阳的八种美食,片长50分钟。看完,身处异乡的我也忍不住将儿时最爱的五个益阳小吃,分享给在线的网友。


  捆 鸡


  


  捆鸡其实不是鸡,而是用豆皮——益阳人喊“百页”,长沙人叫“千张”的,用布紧紧捆压而成的豆皮棒。

  这种豆皮棒棒,为什么叫捆鸡?这里有两个来历:

  一是过去的人生活不易,吃一次鸡当得过一次年,或是一次大犒劳,因此民间有一句俗语,叫“大吉大利,晚上吃鸡”。没有鸡怎么办?有人便就将豆皮缠制成鸡腿状,在烹煮时浇一点鸡汤,就等于是鸡了。

  二是捆鸡的早期形态其实不像鸡腿,而像火腿,其名也不叫捆鸡而叫捆猪。到了明代,朱元璋当皇帝了,因“猪”“朱”同音会犯大忌,于是,聪明的益阳人为照顾这位皇帝的感受,便改猪为鸡,叫捆鸡。

  现代人生活节奏高了,捆鸡不像火腿也不像鸡腿了,直统统的就是一根长棒棒。好在不管形状如何,其味道一样。尤其这棒棒捆鸡,切成片片后像一块块铜钱或光洋,其切面纹理还特像树木的年轮。

  捆鸡的食用方法,一是与青椒猪肉热炒,其味香辣爽口,超级下饭;二是放香油蒜子凉拌生吃,入口略苦,后转鲜甜。凉拌生吃最受儿童欢迎,故当年二堡街头的捆鸡小摊比比皆是。

  没有比这更简单的小摊了:在麻石街边摆上一条无靠背的墩椅,上面放一大瓦缽,缽子里盛着凉拌捆鸡片,插一双筷子。缽子旁边则放了一迭四方的干荷叶,还有一只盛了清水的碗。荷叶是用来装捆鸡片的,那碗清水是做什么的呢?

  再看墩椅的前脚,答案便尽显其中。

  原来墩椅的两只前脚上,各绑了一根高出凳面一尺多的小棍,棍的上端再用线牵着,线上穿了许多小纸条,纸条用明矾写着数字,最小数字是1,最大数字是10。因为明矾干了,这些数字看不见。

  买捆鸡的小孩拿 100元(旧币,相当今币1分)交给摊主,然后扯下一张纸条,放进那碗清水里,纸条上的数字立即显现出来。数字越大,获得的捆鸡片就越多,数字小也没关系,反正能尝到味。

  看来这是益阳街头最早的“有奖销售”。

  但见获奖多者,喜形于色,捧着装了捆鸡的干荷叶,一片一片,或细嚼慢咽,或通红的小嘴咂得山响。香耶?辣耶?鲜耶?围观的小朋友那个馋哟,流下的口水比那纸条儿还长。

  


  我家住在公码头巷子里,读小学五年级的那个暑假,曾和另一要好的同学合伙,做过这种有奖销售。

  有奖销售需要成本,我俩囊中羞涩,怎办?

  听说大码头十字街头要建新房子,对外收购抺外墙的麻石米,于是我们捡了许多麻石,锤烂敲碎,然后过筛,得麻石米两小桶,卖了1万2千元(合今币1元2角),终于摆起了捆鸡摊。

  然而,第一缽有奖销售告罄后,却没收回成本,倒不是获奖比例太高,没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是以为自己的捆鸡自己吃——白吃白不吃。相好的同学来了,见我们吃,也你吃我也吃。可见,做小吃生意须具备两点,一要扛得住馋,二要心肠硬。不具备这两点,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上升到理论高度,就成了经济学——同样是捆鸡,上餐桌和上墩椅其叫法不同:上餐桌叫食品,其属性是使用价值,你吃的越多越体现了它的价值;上墩椅叫商品,其属性是交换价值,交换者自己吃了,其价值就体现不出来,而且吃得越多,亏损也越大。

  

      腌菜包子

  


  益阳二堡三圣殿斜对面,有一家颇有知名度的紫鸿春包子铺。

  该店门面不大,店内靠墙摆着一张长条案板,一白案师侧对着客人,在紧张地和面做包子。这种现做、现蒸、现卖,做的有劲,买的也放心。不像现在,做的和买的脱节了,哪知你包子新色不?包子里的陷是啥料?由于不透明,乃至说有的肉包子是用纸箱碎纸做馅的。

  临街一个砖砌的大灶台,上面并列着两个煤炉,炉上坐着两个高高的篾制蒸笼,随着蒸腾的热浪,透出一股股诱人的腌菜包子香。

  这里的腌菜包子,与邻近的盛光保面馆齐名,有道是:“紫鸿春的包子盛光保的面,闻香驻足流口水。”

  传说“紫鸿春”的腌菜包子是祖传秘制,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做包子的面粉选自北方某地优质小麦,用石磨人工磨出来的,细腻的粉末如女人扑脸的香粉。

  腌菜则是用隔年深冬的新鲜排菜腌制而成。排菜是青菜的一种,叶狭长呈齿锯状,似鸡啄过一般,乡下又名“鸡咂菜”。将排菜洗净晾干,然后平铺于巨罈之内,每铺一层就洒一层盐,然后压实压紧,用泥巴密封墰口。经腌制的排菜,口感回味悠长,存放期可接上来年的新鲜菜。该店后坪里尽是这样的罈子,一行行一排排,做一年的包子完全没问题。

  做包子时,就从罈子里取出当天所需的腌菜,切细切碎,拌以猪油、白糖、香料等佐料,然后一只包子一勺馅。蒸包子的火候大小、时间长短,全凭经验控制。蒸熟后的腌菜包子,细软嫩滑,咸中有甜,甜中带酸,咬上一口,满嘴流油,唇舌生香,其味无比。

  


  紫鸿春腌菜包子,是麻石街上的一大品牌,其所以声名远播,可能与以下两个故事的流传有关——

  其一:乡里人吃包子,恶(烫)了背心。

  传说上世纪50年代初,分了田的农民连年丰收,口袋里有了钱,于是便进城到紫鸿春来买腌菜包子。商店里的泥脚杆子多了,这也是解放后麻石街上的新气象。

  这天,一远郊老农买了几个热包子,要店家用干荷叶包好,准备带回家去。可包子一到手, 那热香味儿诱惑难当,便拿起一只咬了一口,啊呀呀,鲜咸甜酸香嫩,诸味融之于口,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呀!

  孰料,老农只顾了吃,那馅里的糖油却流到了手腕上。他抬起手来想舔,不想又流到肘部,待其抬高肘部时,那热汁又沿着臂弯流到膀,流到了肩,最后流到背上去了……

  没法,他只好把咬了一口的包子放到荷叶里,腾出一只手来对付背上的流汁,可这又非常人所能为滴!老农的这一尴尬,引得满堂顾客都发出了友善的笑声。从此,“乡里人吃包子,恶(烫)了背心”便成了益阳一句经典笑谈。

  


  其二:临终欲吃紫鸿春包子。

  上个世纪90年代,在长沙退休的一位益阳籍老人,因病久医治无效,医生嘱家属准备后事。可老人死过去又活过来,总落不下最后那口气。家人问他还有什么嘱托。却谁知老人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个心愿:想吃益阳……紫鸿春的……包子。

  这时的紫鸿春因公私合营,早就不在了,怎么办呢?家人只好请长沙德园包子铺赶做了一只腌菜包子,回家后,对老人假说是请旅居长沙的一位紫鸿春老师傅做的。老人吃了一口,便含笑而逝。

  嗟乎,孰知天下美食之魅力,有甚于紫鸿春腌菜包子矣?

  油粑粑

  


  油粑粑又称糖油粑粑,是益阳小吃中最常见的佳品,1956年公私合营之前,无论近郊远乡,到处可见。

  麻石街上的油粑粑,以学门口和临兴街为盛。解放前我家住学门口,解放后搬至公码头巷,对这两地的油粑粑颇有“研究”。

  油粑粑是用糯米磨成浆后,再经过滤、沉淀,用红糖和茶油炸成的大小如茶碗盖的薄饼。

  炸油粑耙的担子,一头放着一大砣糯米浆,另一头有个烧木炭的炉子。炉子上的铁锅里有半锅放了红糖的茶油。油烧开后,把压扁的薄饼沉入滚开的油锅里,然后用铁勺不停地翻动,直到那粑粑变成了红色,就把它捞将上来,放到锅边的铁丝架架上。

  沥干了汁的油粑粑,色如红椒,油光可鉴,香味四溢,能将老远的行人都引到摊前来,不买它几只,看上两眼也能满足。

  学门口的油粑粑因放了少量粘米,糯性低,不腻人。临兴街的油粑粑则全是糯米做的,比较腻人。

  那些围在锅前不走的,常是乡下孩子,大概是想以此要挟父母,你不买,我就不走!街上伢子每每见了,隔老远就喊:“打野伢几吃油粑粑!”“打野伢几吃油粑粑!”好像要捍卫自己的主权似的。

  不好意思,我小时候也跟着喊过,但当时不明其意,大了才知是不良童言,不友好的表现。

  


  赌吃油粑粑,也是麻石街上常有的趣事。食客只要一次吃完20只粑粑,摊主便分文不取,否则要照价收钱。

  那油粑粑看来不大,但吃腻了就难以下咽,一般吃十几个就算是好汉了。故摊主每赌必赢。

  某日,我见一农民领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说孩子特喜欢油粑粑,愿意赌一盘。摊主见是个孩子,当然愿意啦,便夹了20只,分两个大碟子装了。但见那孩子一口气吃了10只,说要上厕所,回来再吃行吗?摊主见孩子的大人在,就挥挥手说快去快回!须臾,那小子回了,又风卷残云吃光剩下的10只。摊主无奈,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父子俩扬长而去!

  不日,却传说那小孩是双胞胎之一,他吃完10只,借口上厕所把之二换来,再吃完剩下的10只。

  据说那摊主连连跺脚:我蠢哦,我蠢哦,怎么就忘了去年盛光保面馆也有这事呢!

  哟,差点忘了一个小秘密:那油粑粑不管热的冷的,都不冒热气,请现在的孩子吃油粑粑时,慎之又慎!

  

  天锡福焦切

  


  何谓焦切?

  望词生义以为是焦虑和迫切,是情绪方面的一个形容词。但在这里,我指的是一种茶食,用炒芝麻、糯米粉、饴糖和香油等熬制切片而成,因此它还有个全称,叫“焦切麻片糖”。

  焦者,焦脆也,或物焦而酥脆,或声短且响亮;切者,用刀把物品分成若干分也。不是吗,那麻糖不是一坨坨,一块块,而是用刀分解成了均匀剔透的一片片,无论是吃,是看,或是听,都是一种惬意和满足。如果谁发起对世间的食品名评个奖,我以为这“焦切”可稳拿金奖!

  这种切成了片片的麻糖,有长方形,也有正方形,面积约一点五寸见方,薄如铜钱,二面沾满芝麻,吃起来香甜清脆,乐口消融,是老人茶食中的上品,孩子最喜欢的零食,更是春节走人家的不可或缺的珍馐。解放前,一般家庭平时难以吃到焦切,只有过年,才用有九个方格的茶食盘子将它与酥糖、寸金糖、冬瓜糖、喜栆、盐姜、花生、瓜子、巧可等盛着,上桌招待客人。待大人送客出门时,小孩子才有机会偷食。

  因为有过儿时的偷食,所以我旅居省城26年,每年春节都要买一盒焦切以慰乡愁。但遗憾的是,长沙焦切全无益阳焦切那样薄脆爽口,只好边吃边自我安慰:聊胜于无,聊胜于无……并由此断言,全国乃至全省,只有老益阳的焦切才是正宗货,那可是令我终生难忘的。

  我的老家在原益阳县12里大桥乡(今属灰山港)志溪河畔的软桥镇,桥西头的关帝庙附近有家“德永昌”南货店,常年经销益阳“天锡福”的焦切等茶食。

  附带解释一哈,里,为古代地方行政组织,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乡。清顺治十一年(1654),益阳县辖由明代的26里裁为23里,其中桃江占了11个。1952年,桃江从益阳划出去,所以我的老家按现在的叫法应为桃江县。

  春夏两季多雨时,“德永昌”都是用船运回“天锡福”的批发南货。深秋隆冬,志溪水浅,不能行船,就请人挑。

  挑脚有两条路:一条大路,经袁家桥、南坝、欧公店、新市渡、邓石桥,到资江南岸龙山港过河,就到了三堡的“天锡福”;一条小路,经岩子潭、石笋、金岗仑、邓石桥,后面路线与大路同。走大路约65里,小路60里。小路虽近一点,但挑担难翻金刚仑,一般是挑空担走小路,回程担货走大路。

  年少时,大路、小路我都走过,长大后对李白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便特别有感触。

  金岗仑是小路必经之地,仑高约三四百米,比同一条山脉西边的寨子仑略低。回旋转曲登仑顶,北望可见迷茫的益阳城。有俗语为证:“金岗仑上打一望,还有25里到街上。”

  我13岁时走小路,爬金岗仑要歇好几回气,回到家里一头倒在床上,累得再也不想起来。

  一年元宵刚过,我和“德永昌”进货的人同船到益阳,跟着他们来到“天锡福”。铺面虽不大,但乌龟有肉在肚里,店堂后面有个长长的大作坊,此时师傅们都回家过年去了。我望着门匾上的“天锡福”颜体大字,不知“锡福”为何义,就请教店员,说是“天子赐福”。不过我还是一团浆糊,既然是赐福,为何写成锡福?赐是动词,锡是名词,说得通吗?

  


  待读初中,一次查字典,才知我小儿科了。原来锡,除了是金属,它还真是动词,即赐给或赏赐的意思,如天锡良缘。店员说的天子赐福就是天子锡福也!

  秋冬枯水时节,“德永昌”都是请本地一外号叫“杨拐子”的汉子去“天锡福”挑货。此人中等个子,筋骨健朗,双腿发达,步履如风。每去益阳,五更出门,午时即到,吃过午饭便挑子上肩,天黑就回到了软桥。一天125里,其中65里负重而行,若《水浒》神行太保戴宗再世,也难有一比!

  1958年,益灰铁路建成通车,杨拐子失业了。不过他在家作田,亦是一把好手。后来,我回乡很少,竟不知他何时作古,“天锡福”也不知在他之前还是之后消逝了。那有口皆碑的天锡福焦切,还后继有人吗?

  2017年大年初一,我命两个儿子开车,载着全家老小一同到了二堡,从公码头向西步行,至“天锡福”原址,心潮起伏,甚以为感:旧梦依然在,危楼已无人!

  

  阴米红枣饭

  


  说起阴米红栆饭,如今70岁以下的益阳人,恐怕很陌生,更莫说吃过了。

  此乃益阳小吃一绝,我7岁时有幸尝过,并目睹其制作的全过程。

  1948年夏末,麻石街上进了水,我家所在的学门口地势低洼,进水尤深,全家搬到了阁楼上。因洪水来得快,没来得及备清水,只好把混浊的洪水舀到缸里,放些碎明矾澄清。当时年幼,不知明矾有毒,误喝了几口,结果腹泻不止。好在请来了郎中,吃了几剂中药后有所好转,但未断根,以致经常拉稀,尿床也越来越频。

  父母商量后,托熟人带我坐船回到了志溪河畔的爷爷奶奶家。那里的泉水清又清,比现在的矿泉水还纯净,我的拉稀毛病很快就好了,但尿床仍未见大效。父亲知道后,又托人捎来些中成药,并要我转学到本族祠堂所办的小学,继续在乡下养身体。

  转眼年关将至。记得是腊月二十四,奶奶把大半脸盆糯米淘洗干净,再用沥箕沥干放到饭甑里蒸,蒸熟后倒在大晒盘里摊开,放在屋里晾了几天。因不能见阳光,所以益阳人称“阴干”,阴干后的饭粒叫“阴米子”。

  时近除夕,杀年猪的多了起来。奶奶讨要了一个新鲜猪尿泡,洗净后装上一斤阴米,还有10粒红栆和少许桂元肉,放到锅里蒸熟,盛了一小碗叫我吃。

  那阴米饭油光闪亮,香甜嫩软,吃到口里,几乎不用咀嚼就到了肚里。仅吃了三次,我尿床的毛病就好了。原来这阴米具有暖脾护胃、补中益气等效用。

  不久,爷爷过世,奶奶旅居到外省工作的叔叔家去了,此后家中再也无人会做阴米饭了。可七十年来,每逢过小年,我都会回味奶奶做的阴米红枣饭来。

  由奶奶的阴米饭,忽想到当年旅居南国的符中士,为做珍珠丸子,而以空调吹制阴米,结果所耗电费直抵得上到大餐馆暴撮一顿,不禁莞尔。同时也笑他不屈不挠,为了洽(吃),爬上壁。原来这阴米的成因是有地域性的,太热太冷太燥太湿的地方均不宜,唯有湖南,特别是益阳,才有此条件。

  这上天,对咱益阳不薄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