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大难不死的老牛

2018-7-2 09:03| 发布者: 李倩| |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 大难不死的老牛 胡卫群      所谓大难不死,当然是遇到了劫难。   老牛遇到的劫难,不是猛兽,也不是疾病,更不是屠刀。   这劫难匪夷所思,不可捧腹却令人唏嘘——何也?   老牛差点被胀死 ...

  文化益阳


大难不死的老牛


胡卫群


  


  所谓大难不死,当然是遇到了劫难。

  老牛遇到的劫难,不是猛兽,也不是疾病,更不是屠刀。

  这劫难匪夷所思,不可捧腹却令人唏嘘——何也?

  老牛差点被胀死了,闯祸的竟然是我!

  作为老知青,前不久我跟网友回忆了我在复兴公社当鸭司令的经历,今天就来聊聊我和这条老牛的事。

  按说,生产队的牛在春耕期间待遇是最好的,因为人们像伺候月婆子一样伺候着它。开春第一犁,还直接让它吃了10个生鸡蛋哩!老牛呢,也知道这点,它老人家除了有点受宠的感觉,还确确实实像人一样,喜欢春天。因为春天来了,它可以吃到嫩草了。你想,整整一个冬天,它嚼了一百多天的干稻草,现在望着这满世界的绿,如果不想一头扎进去,那才怪呢!

  不过老牛吃嫩草,常常是要惹祸上身的——当然我没有其他意思,请在线的网友不要对号入座哦,我说的可是当年复兴公社兴界10队的那条牛。

  春天里,老牛吃点儿嫩草,一般来说没什么风险。草木复苏刚刚发芽,老牛使劲吃也难以填饱肚子。即使一不留神溜进秧田里,也顶多挨一顿土坷垃或被抽几鞭子,不可能丢命的。

  当然,危险还是有的,红花草就是牛的杀手。

  红花草的学名叫紫云英,藤曼草本,绿色,开紫红色小花,茎叶肥厚,秋播冬生夏实,一般在春耕时将其犁翻在水田里沤烂了做绿肥。其实,绿肥说到底是一种辅肥,“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庄稼的肥还得主肥。主肥者,人粪尿、猪粪尿也。而两大主肥中,人粪尿又是主肥中的主肥。君不见,当年在田里出工时,每当队长的歇气令一下,那些撅着屁股往家里跑的,定是老社员无疑。

  


  特别是堂客们,有时出工的地方太远,一泡屎就是夹成了水,也要拉到家里去,人均分把地的自留土,全靠它当家呢!当然生产队也不是吃素的,每个队都在每户应交的肥料中,规定了人粪尿的比例,达不到是要扣工分的。

  这一切皆因尿素等化肥尚未普及。囿于科技,当时国内几乎还不能生产尿素,只能进口小日本的,价格又高,我们下放时,生产队还买不起。

  当然也有买了的。大家还记得吗,一个时期那小日本的尿素袋子还是个稀罕物,当时也没有回收这类环保意识,农民看着丢了可惜,在底部的两边剪出两个洞来,套在身上当雨衣,还蛮韵味。

  好,扯远了,言归正传。

  话说到了春天,那一望无垠的田野全是粉红粉红的红花草,把犁田的老牛馋的直流口水。说它是老牛,其实并不很老,因为就牙口来说,它还可用四五年。不过也正因为上了点年纪,这家伙很狡诈,但见它一边背犁吧,一边就扭头叼一口红花草,然后得意洋洋,嚼得绿水子都淌一路。

  老社员都知道,这红花草是不能让牛多吃的,因其茎叶多汁,极易在胃里发酵胀气,吃多了会出牛命的。所以,对于这种贪吃的牛,农民有办法,就是做个篾笼子,把它的嘴套起来。

  


  那天中午收工,犁田的社员要回家吃饭,经过知青组时,就扯起嗓子对知青组长说了声,让他代看一下老牛,说等会送牛草的也少挑得几脚路。组长呢,也不是省油的灯,转身就把任务交给了我。

  出了半天工,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唤,见女同学来喊我吃饭,便连忙折一截杨树枝插进土里,把牛綯紧紧拴在了树枝上。心想你就是偷吃,这绳子半径内的红花草也不够你塞牙缝的,何况那送牛草的马上就来了。

  殊不知,昨晚看《林海雪原》时,我还在笑那“老道失算”了呢,未料今天我胡某人也失算了。待我饭饱食饱走到老牛那儿时,它老人家竟扯发了栓牛綯的树枝,跑到茂密的红花草中大快朵颐去了!

  我三脚两步就跑了过去,把这不老实的家伙拽上了田垄。

  根据红花草的惨不忍睹,及我吃饭的时间,我知道,老牛已饱餐了一顿。

  果不其然,老牛的情状不对了,似从来也没见它肚子这样鼓过,不一会,就不肯站立,干脆趴下了。我知道不妙,一边暗暗责怪那送草的还不来,一边打起泡脚去叫队长。

  队长和社员闻讯赶来,拽的拽,推的推,费好大的劲儿才把老牛弄到禾场上。

  社员们七嘴八舌。

  有的说赶快去公社叫兽医,不能眼睁睁看它胀死了。

  有的说叫兽医来不及,人家离这儿有八里路呢!

  是呀,一个来回最快也得近两个钟头。那个年代洞庭湖区不说汽车和摩托,连自行车也没有。当然更没有手机和座机。座机倒有一部,在公社,只负责和县里通话。

  空气很紧张。

  这时队长发话了:我们自己想办法!

  有社员出主意,把老牛拉起来不停地走,用粗麻绳在它肚皮上反复勒,摩擦发热嘛,助它消化。

  病急乱投医,一众人等七手八脚忙乎起来。我们知青说是知识,还青年,这时也只能说是愣头青了,因为关键时刻谁也拿不出主意,只能跟着瞎忙活。

  自认为闯了祸的我吓得不敢吭气,偷偷溜回寝室,把衣箱掀了个底朝天,找到一本有关农业生产的小册子——书里竟然有救治胀气老牛的办法!

  办法很简单——用大号注射器扎进牛的胃里,然后取下针筒,扎进去的针头就成了排气管,那胃里的气体就会自动排出来。

  我如获至宝,拿着书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队长面前。

  队长眼神不好,也认不了几个字,我只好结结巴巴将书里的办法跟他讲。可刚一讲完,他就一声吼:这还不是要找兽医啊!

  这一叫,才知道自己的蠢来:队里哪来的注射器呢?就算有也不是大号的,扎不到老牛的胃里去呀!

  这时的老牛已经胀的屎尿乱泻,大口喘气,眼珠通红,死活不肯迈步了。

  


  关键时刻,有人说话了,比队长的声音还高还急。

  扭过头一看,是队里的“六类分子”张新民,三十来岁,身材魁梧,精于思索,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那个年代,“地富反坏右”统称“五类分子”,他是地主子弟,社员就玩笑他是“六类分子”。平时虽话语不多,却也不点头哈腰什么的。

  “这个办法能不能试一下?”张新民说,“找几块生姜,拿一块棕树皮子包了,放到牛的口里,它会边嚼边舔,生姜这东西是提气的,舔多了就会打嗝,把肚子里的气放出来。”

  因为是“六类分子”,对于他这个说法,大家都不吭声,有的甚至还一脸狐疑,怀疑他居心不良。

  队长拍板了:“冇别的办法了,只能死牛当作活牛医,就按张新民说的去做!”

  有腿快的堂客们马上从家里拿来了生姜,有善爬树的后生子从棕树上剥下了棕皮子。在队长的授意下,张新民将包了生姜的棕包放进了牛的大嘴里。

  俗话说,人畜一般同,老牛似知道这包包是来救它的,平时嚼惯了草的牙口,竟然不拒绝这棕包。但见它将包包嚼烂后,便用舌头反复舔起生姜来。

  张新民把牛綯往上拽着,将牛头高高昂起,牵着它往前走,同时叫大家在后面轻轻赶它。

  老牛虽不情愿,但知道大家是对它好,只好迈着沉重的牛步,晃着滚圆的巨肚,艰难地走起来。好心的社员还生怕它倒下,有的扶着牛肚子,有的推着牛屁股,在禾场上绕了一圈又一圈。

  三圈过后,来效果了,只听老牛的喉咙里咕噜咕噜一串响,一股秽气喷涌而出,全是发酵了的红花草子味,熏得护牛的人直作呕。

  最难受的是张新民,因为他就在牛的嘴巴边,高举着牛綯还不敢撒手,因为只有如此,老牛才能顺利打嗝。

  每打一次嗝,就排掉一股秽气,老牛似乎也感觉舒服了,不用推就自己迈步绕圈圈了。

  又绕了四五圈,打了四五次嗝吧,老牛鼓胀胀的肚子明显瘪了。

  傍晚时分,老牛完全恢复正常。也不用休病假,第二天就照常下地了。

  这档子事确实把我吓得不轻。

  那个时代,“牛是农民的宝贝”,是最高指示,是写进了毛主席语录的。据说,每头牛都在公社有户头,牛病了实在医不好,或老了实在不能耕田了,都须公社开具证明,才能吊销户口开杀的。而这头吃饱了撑的老牛是我们队里唯一的母牛,而且还怀了崽,如果胀死了,就是两条牛命,公社肯定是要追究的。

  如果追究,首先是大队,大队呢,便会追究生产队,队长就必定追究谁用的牛,那用牛的社员就会推到青年组长头上,组长呢,当然就会推给我了!我呢,按理也可以往下推,鬼晓得那送草的怎么迟到了,如果老牛吃饱了,绝对不会上演这沉重的一幕。但就我内心来说,到了我这儿,就绝对不会再推了。谁叫我是知青呢,我无牵无碍一身轻呢!

  当然最后谁都没推,落了个你好我好牛好大家都好。能有这么一圆满结局,还得感谢那位叫张新民的“六类份子”。若不是他,虽说我无牵无碍是知青,但这知青的帽子一定会多戴好几年!

  这事后,无意碰到下在阳罗公社跃进七队的一位知青校友,说他们队上的牛也发生过“春草胀”,所幸牛郎中来得快,出了个主意说:谁的手小,就到牛的肛门里抠出那些草来。而知青中一位叫安凤英的,人小巧,手也秀气,见大家盯上了她,便挽起衣袖摸了些队屋里机油,就挺身而上了……

  这办法果然有效。那牛呢,也似乎认识了她,每每见她过身,还对她“哞哞’地叫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