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我的老师贵体侃

2018-6-26 18:10|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2722| 原作者: 杨卫|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   按:惊闻我的老师贵体侃先生于6月23日凌晨仙逝,悲痛万分!想起前阵子为他老人家写的一篇文章,尚未来得及正式发表,更是倍感遗憾。不过,文章初稿出来后,我曾发给贵体侃老师的女儿、也是我的同学 ...

  文化益阳


  按:惊闻我的老师贵体侃先生于6月23日凌晨仙逝,悲痛万分!想起前阵子为他老人家写的一篇文章,尚未来得及正式发表,更是倍感遗憾。不过,文章初稿出来后,我曾发给贵体侃老师的女儿、也是我的同学贵红,不久,她便对我的文章提出了几点笔误之处。由此看来,贵体侃老师生前是看过我这篇文章的……想到这些,心里稍有安慰。于是,循着贵红指出的几点笔误,我把文章作了一些修改,并再次发表出来,以悼念我的恩师贵体侃先生。愿贵体侃老师一路走好!

                       

                                      ——杨卫泣撰

  


我的老师贵体侃


文/杨卫


  贵体侃老师不仅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姐姐的老师,因此,他对我们姐弟俩都有培育之恩;也因此,我们姐弟俩都感恩于贵体侃老师,包括我们的父母也很感念于他,以至于多年来我们两家一直都有走动,保持着长久的家庭间友谊。

  贵体侃老师1938年生于湖南常德,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考上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那时候,大学生极为稀少,艺术类大学生更是凤毛麟角,贵体侃老师能够从一个小地方考上广州美术学院,可见他的艺术造诣,也可见他的造型功底。

  

  贵体侃老师(前排中)与著名画家杨尧(前排左)、冉茂芹(后排中)等画友在考前的合影。


  据后来贵体侃老师透露,他走上艺术之路,得益于一位安徽芜湖籍人士李代贤先生。李代贤先生曾是贵体侃老师就读于常德市一中(原省立四中)的美术老师,他慧眼识珠,很早就发现了贵体侃老师的艺术天赋,因而加以精心培养。其实,贵体侃老师的理工科成绩也很好,本可以就读理工类大学,但李代贤先生却执意要让贵体侃老师学艺术,这也就促成了贵体侃老师报考广州美术学院……由此可见,人的一生遇到老师很重要,好的老师就是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前程。

  其实,贵体侃老师当年考广州美术学院的成绩,是在榜首之列。因此缘故,他很早就引起了“广美”不少专业老师的注意,考进“广美”油画系之后,一直是作为佼佼者被学校重点培养。若干年后,我曾看到一本广州美术学院早年出版的素描范画集,其中刊登的大都是教师作品,但却破列地收录了当时还是学生的贵体侃老师的课堂作业,可见他在“广美”读书时,就已经是鹤立鸡群、名声在外了。

  

  贵体侃老师学生时期的作业之一,该作品被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永久收藏。


  贵体侃老师在“广美”读书时,又师从于王肇民、郭绍纲等名师。其中王肇民为当代水彩画大家,年轻时曾相继在杭州艺专和北平艺专学习,与李可染等艺术大师同窗;而郭绍纲早年则留学前苏联,于著名的列宾美术学院学习,是中国“苏派”油画的代表人物之一。贵体侃老师受教于这些名师,在广美读书期间打下了坚实的造型基础,也积累了深厚的艺术素养。后来,他从“广美”毕业,被分配到我的家乡湖南益阳工作,也把这种扎实的学风带到了湖南。我考学的八十年代,湖南的美术考生就其绘画功底而言,普遍都比较扎实,且大都喜欢报考广州美术学院。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跟贵体侃老师等一批“广美”毕业生回到家乡,对湖南美术界的启蒙有着直接关系。

  

  贵体侃老师(左)与他的老师郭绍纲(中)、同学杨尧(右)在校期间的合影。


  1961年,贵体侃老师从“广美”毕业,放弃留在大城市的机会,主动请求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工作。那时候,益阳还归属于常德专署管辖,所以,贵体侃老师回乡后,便被分配在了益阳。1962年,益阳从常德专署分离出来,恢复专区建置,贵体侃老师留下来,因此而成了常德籍的益阳人。“文革”期间,贵体侃老师一直被边缘化,发配在一家小工厂参加劳动。直到“文革”结束,湖南工艺美术职工大学在益阳成立,贵体侃老师才离开工厂,调入该校任教。我们姐弟俩与他结为师生之缘,便是从“工艺美大”开始的。

  起先,是由于我的姐姐到“工艺美大”进修,贵体侃老师教进修班的专业课,因此,他就成了我姐姐的美术老师。这期间,父亲会常带着同样喜欢画画的我到“工艺美大”探望姐姐,故而,我也由此认识了贵体侃老师。后来,我辍学在家,父母怕我流向社会,也敦促我学画,于是,我便和姐姐一起,归于贵体侃老师门下,成了他的“入室弟子”。

  贵体侃老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也很乐于施教,所以,很受学生们欢迎。我记得,当时在益阳学画的不少社会青年,诸如徐大良、汤超、冷奇才、胡勇鹏、甘泉等等,都曾拜他为师,在其门下受业。因此,贵体侃老师的家就成了一个艺术沙龙,聚集了许多的艺术人才。大家通过贵体侃老师的关系,彼此结识,聚在一起相互切磋,相互学习,绘画水平很快都得到了提高与进步。

  

  贵体侃老师(前排中),与湖南工艺美术职工大学的师生们合影。摄于八十年代初。


  正是得益于这种良好的学习氛围,以及贵体侃老师的谆谆教诲,时至八十年代中期,我们这个圈子的不少画友,都纷纷考取了艺术院校。比如我的姐姐和徐大良考到了上海,冷奇才考去了长沙……自此,我们这个画友圈子解散。不过,虽然贵体侃老师的许多学生考到外地,离开了益阳,但不久之后,我与汤超、胡勇鹏等人,却相继考上了贵体侃老师所在的“工艺美大”。所以,我与贵体侃老师的师生缘,比我姐姐她们那一拨人还要长。

  其实,我在“工艺美大”读书时,贵体侃老师并非我的任课老师,没有直接教过我。但由于我此前跟随他学画,所以,我进“工艺美大”后,仍然与贵体侃老师保持着密切的师生关系。课余时间,我常会跑去他家,向他请教问题;而贵体侃老师也很乐意为我开“小灶”,为我指点人生和艺术的迷经……

  在我的印象中,贵体侃老师家里总有川流不息的学生,不仅本校学生愿意登门求教,社会上的文艺青年们,也喜欢到他家来求取真经。因此,贵体侃老师的家里面常常是人满为患,络绎不绝的学生们,簇拥在他们家的狭小空间里,甚至都让人无处落脚。对此,贵体侃老师却从未表现过不快,总是有求必应,不仅乐意为学生们耐心细致地讲解,而且还常会亲自做示范,手把手地教学生……此情此景,历历在目,今天回想起来,仍令我感动不已。我常想,贵体侃老师的作品产量不高,大概与他在学生们身上投入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有关吧。

  说起来,贵体侃老师的一生,确实有些不太得志,作为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他的才情并未得以充分彰显。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当然会有许多,除了贵体侃老师热衷于培养学生,因此而耽误了太多时间以外,还跟他在创造力最为旺盛的时期赶上“文革”,错过了施展才华的机会,以及后来又受家累所牵连等等都不无关系。对此,作为学生的我,会常为贵体侃老师的怀才不遇,而深感惋惜,并抱以不平。

  其实,贵体侃老师在绘画上极具天赋,我看过他早年的不少作品,无论是油画,还是素描,抑或是水彩画等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当年都已经远超于益阳美术界的平均水平,甚至在整个湖南美术界也是屈指可数。这一方面源于贵体侃老师的艺术天赋,另一方面也是得益于“广美”的培养。在贵体侃老师读书的时候,中国的美术学院推行的是“苏派”教育,这在今天看来是一种僵化、保守的教学模式,却以强调基本功训练,为那一代艺术家打下了坚实的造型基础。贵体侃老师一生都遵循着这种创作原则,由此使得他的绘画风格,造型严谨,笔力苍劲,抒情的背后总有一种结构之美。

  

  

  

  贵体侃老师的部分写生作品。


  此外,那时候的美术教育很强调写生,强调对生活的体验与发现。贵体侃老师受此影响,曾游历大江南北,去往全国各地采风,画了许许多多的写生作品。这自然为他的绘画增添了不少意趣,从而于严谨中又多了几许灵动的因素;再加上贵体侃老师长期在“工艺美大”任教,不断从工艺美术中吸收营养,更使得他后来的绘画注重于形式语言,既有雄秀之气,又有朴素之美,可谓别出机杼,自成一家……只可惜,受各种原因牵累,贵体侃老师没有深入的发展下去;又因为长期蛰居在益阳小城,他的艺术才情被地域所局限,被时代所埋没了。说起来,不免有些遗憾!

  

  2010年,我(后排右2)回母校参加校庆,与贵体侃老师(后排右5),以及同届工艺班师生合影,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贵老师……


  1991年,我从“工艺美大”毕业之后,便离开益阳到了北京发展。自此,我告别家乡,也告别贵体侃老师,很少回去。再后来,我的父母也随我和姐姐迁至北京生活,我们一家与益阳的联系,也就日益稀少。大概是七、八年前,突然有一天,父亲告诉我贵体侃老师到了北京,并专门带正在中央美院研究生班进修的女儿贵红,来看望了我的父母和我的姐姐一家……但很遗憾,我因为出差在外,错过了与贵体侃老师见面的机会。据我父母透露,贵体侃老师还准备到北京来发展,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禁有些怅然。要知道此时的贵体侃老师,已经是年逾七旬的老人了,这么大年龄出来求发展,还会有结果吗?其实,贵体侃老师在我心目中,早就是艺术大家了,只是缺乏平台,缺少机会……想着这些,我不禁又开始感慨起来:如果贵体侃老师能早点儿出来,该有多好呀!

                                   2018.4.13于通州

                                    2018.6.23改于通州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1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