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无尽的乡愁

2018-2-2 17:34| 发布者: 宋丹| 查看: 2348| 原作者: 陈伟|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无名的乡愁 陈 伟   作者简介:陈伟,1949年生于益阳,曾就读于湖南省艺术学校、湖南师范大学,现为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传承中心退休人员。   故乡,总是让人魂牵梦绕。   最近我和妻子一道回了趟益阳。我感受 ...


无尽的乡愁

陈 伟


  作者简介:陈伟,1949年生于益阳,曾就读于湖南省艺术学校、湖南师范大学,现为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传承中心退休人员。



  故乡,总是让人魂牵梦绕。

  最近我和妻子一道回了趟益阳。我感受到故土的温馨,也感受到了故土的悲伤,我的心至今都不能平静。

  益阳,是一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据史书记载:“秦代楚设九县”,益阳即为其中之一,历史上有“吴蜀门户”之称。据考古发掘,早在6千多年前的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这里 繁衍生息。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如滔滔资江滋润着这片美丽的土地。清清的古风古韵流淌在一条条古街古巷里,映照在那一堵堵饱经岁月洗礼的古城墙上。在这里,古老文明和湖湘文化交相辉映,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早年,父母为避战祸,曾寄居于此。我虽是长沙人,却生于益阳,长于益阳,也酷爱益阳。益阳与我有着不解之缘。它,承载着我一生的牵挂;它,承载着我对父母,兄长,姐姐的思念;它,也承载着我少年的艰辛与欢乐。

  如今的益阳变样了。变得漂亮了,变得时尚了,但也变得没有多少文化底蕴了。很多的历史遗迹,古老建筑已荡然无存。古城墙拆了,麻石街改了,孔子庙毁了,三圣殿早也没有了踪影。那熟悉的三里桥,大渡口,龙山港,也只能在记忆中去寻找,去萦怀。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近年仿造的不伦不类的“新古迹”“新古街”和“新古道”。我这个“老益阳”回到益阳,益阳认识我,我却不认识益阳了。

  随着历史的变迁,汉字中的有些字意发生了变化。如“城”,原本指古代为防御而修建的工事墙,现代已引申为工商业发达、人口相对集中的地区。所以,有些地方虽号称千年古城,实则仅指其历史久远而已,并非真有什么“城郭沟池”。而益阳古城,却绝非是个传说,更绝非是个概念。它绵延十数里,面积约14万平方米,是一座有着东,南,西,北城门的古老城池。这座古城池,能保存到当代实属不易。虽然我见到它时,平均海拔已降低了一半,但它四围仍囫囵着,五张城门(南面两张)也完整着。这在我们湖南绝无仅有,在全国亦为数不多。



  这四围古城墙,昭显着益阳悠久的历史,深厚的内涵,其历史和文化价值不可估量。城墙始建于三国,时为夯土筑之。青砖城墙则改建于清乾隆三十年(1766年),成于嘉庆。城池呈不规则四边形,北对洞庭湖标准的小冲积平原,南临资江,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小时候,每当洪水来袭,便见有专人将厚厚的拦板嵌入城门两边的竖槽中,使之两两相对,然后担入泥土,用抬夯夯得实实的,夯实后又接着往上嵌。栏板与栏板的结合部还须破费几床旧棉絮,使之严丝合缝。洪水至此,就像触碰到了坚实的城墙,只能呜咽而去……

  老城的街道也极有特色。厚重麻石铺就的街道,古老而又野朴。麻石街全长15华里,虽然城里的人自嘲为“猪肠子街”,但在外的名声却不小,湖南人称它为“三湘一绝”,湖南以外的人则说,“你们益阳了得,中国北有京城的十里长安街,南有益阳的十里麻石街!”街道两厢多为两层的、上了岁数的砖木房子。粉墙黛瓦,飞檐翘角,马头样的烽火隔墙,样式极具徽派风韵。流连在这座古城,驻足于古街古巷里,你能穿越时空,感受到先人的古风古韵,宛如远离了喧嚣的尘世,置于那静谧的世外桃源。

  老城若是好好修缮,其景观之美,其底蕴之深,其旅游和观赏价值,绝不亚于湘西的凤凰,贵州的招远,山西的平遥。他们的麻石街,有我们长的,没我们宽,有我们宽的,没我们长。



  在麻石街上,我度过了难忘的童年。

  记得有一年涨水,城外已一片汪洋,房屋全被淹没,仅露出一片片屋顶。城内,从城墙缝隙中渗露出来的渍水已将麻石街淹了。我在临街的楼上看过去,好像城里突然出现了一条大河。

  突然,我看到父亲站在一个竹划子上,远远地朝我家驶来。所谓竹划子,是用几根竹子绑在一起,人站在上面,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或划或撑,来取得动力。当父亲经过家门口时,他大声喊我:“细毛,细毛,你看喽!”我循声望去,见他手上高举着一长串白萝卜干,在左右摆动,并对着我开心地笑着。那,大概是父亲在洪水中捞到的“浮财”,有了它,我们就不愁无菜咽饭了啊!

  那些年,只要城里被渍水淹没,人们就纷纷涌到老城墙上生火做饭,搭棚休息。夜晚,灯火点点,人声沸沸,嘈杂而又热闹。在我们小孩的眼里,那情景无异于逢年过节。



  我家住在西门口城墙下。小时,我常与同伴们在城墙上放风筝,躲摸子,打泥巴仗……古城墙俨然是我们的游乐场。城墙外,就是资江,风帆点点,远山含黛,水鸟翱翔,渔歌互答,那是一幅标准的“此乐何极”图呀!站在城墙上,常可以看到几尺长的银色杆鱼,特别是黑黑的江豚在水中畅游,也可以听到远传来的纤夫号子:“嘿哟,嘿哟,用把子劲呀,嘿哟,嘿哟,往前走呀……”号子在宽阔的江面上回荡,高亢而有力。

  在没有电视机收音机,没有电脑广播的年代,淳朴动听的纤夫号子,无异于当下的时尚摇滚,天籁之音。那时,小小年纪的我也去江边钓鱼捞虾。有时在江边还可捡到子弹壳和古铜钱,拿到废品店可兑些小钱给家补用。夏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可以整天泡在江水里嬉戏玩耍,和同伴们比游泳,打水仗。有时还强行拖搭逆水船,抓着那舵板不松手,被船老板用竹竿恐吓和驱赶,是常有的事。


  圆脸戏水者为本人


  到江中游泳,妈妈当然不放心,但我总能想着法子溜出去。回家时,怕妈妈发现,就往大腿和手臂上抹泥巴,再洒一泡尿,涂抹上去,以掩盖下水的痕迹。因为游泳后的皮肤是干燥的,用手轻轻一划就有一条明显的白印子。一次,还是被妈妈发现了,要打我,我就往屋外跑,妈妈就在后面追。追到江边,我奋力往江中一跳,游到了远处。此时的妈妈只能在岸上作妥协状,答应不打我,让我赶快回家。

  回想起这些童年往事,不禁感概万千,回味无穷。如果说资江水是哺育我们成长的乳汁,那么,古城墙就是呵护我们成长的摇篮。它们,是我一生难以忘怀的乡愁,难以放下的牵挂。

  然而,这次回益阳,却有一种无可名状的乡愁缠绕我。无论是过去的城里,还是城外的头堡、二堡和三堡,竟没有见到一个熟悉的邻居,一个熟识的发小。因为古城拆迁,人们已四散五方。我与父母,兄弟姐妹相依为命,一起度过那饥寒岁月的老屋,也难觅踪迹了。如今的老城已支离破碎,可怜兮兮,再也没了往日的生气和光彩。

  随着城市的改造与拆迁,当年称为城内的老城,其古韵已灰飞烟灭,而童年往事,也只能在梦中去寻找了。 我独自站在江边,看着翻滚的江水,心中涌起阵阵伤痛。我仿佛听到资水在哽咽,古城在哭泣……

  难道老城改造不可以学学长沙吗?前一段时间,长沙盖高楼,在潮宗街地下挖掘出一小段残缺的城墙,仅仅是基脚啊,但考古者和有关部门如获至宝,拟用透明的高档材料合围,要悉心保护,供人参观。为什么我们那么完整的古城墙要毁于一旦?为什么老城的老房子要全部拆除?为什么古街古巷也池鱼幕燕,连带遭殃?

  将老城区好好修缮一下,让后人看看益阳的变化,益阳的进步,又有什么不好?偌大一个新益阳,难道就真容不下一个老城区?现在把古城墙拆了,又建新城墙,青砖不够,连红砖也用上了。用红砖修出来的城墙,还能叫城墙吗?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大码头以上的一段老街区及三条古巷,得以完整保存,并开始修旧如旧……

  因为这街区,也因为这古巷,益阳古城千年的历史,厚重的底蕴,还有无数老益阳人渐行渐远的陈年往事,及与日俱增的眷念,终于有了依凭,也有了载托!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1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