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寻根说字】“婆子”竟然是昵称……

2018-1-8 15:33| 发布者: 宋丹| 查看: 958| 评论: 0|原作者: 谢国芳|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老墨   益阳人讲的“老墨”并非指有年头的书法用的墨,而是指过了些时间的墨迹,引申指有定论的事物、靠得住的承诺。如“我跟你讲一句老墨的话……”,相当于“说到底……”“实话告诉你……”。   显然,此 ...

  老墨

  益阳人讲的“老墨”并非指有年头的书法用的墨,而是指过了些时间的墨迹,引申指有定论的事物、靠得住的承诺。如“我跟你讲一句老墨的话……”,相当于“说到底……”“实话告诉你……”。

  显然,此处的“老”是与“嫩”“新”相对的。“老墨”与“一口唾沫一颗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等成语,意思与用法相类。

  另有“老心”一词,构词与“老墨”相同。如“他让我老哒心,我不想再理他哒!”“老心”指在心中形成了固定的印象,因为往往是不良形象,故此“老心”相当于“极度失望”“极度厌恶”。


  婆子

  在益阳,“婆子”是一个昵称概念,外地人难以习惯。我们讲“飞婆子(飞蛾)”“虱婆子(各种虱)”“蛆婆子”,称天上飞的鹞鹰等为“鹰婆子”,称身上的污垢为“垢(白读lōu)婆子”,孩子的小名有“牛婆子”“方婆子”“成婆子”等。这种“婆子”昵称会一直称到他成年,甚至老去。当然这是对男孩子的昵称,一般对女孩子不称“婆子”。

  根据方言资料,“婆子”的用法是由吴语而赣语,再传到益阳来的。吴语的“鹰婆子(鹞鹰)”也一直还在用。

  “婆”的本义为已婚妇女,益阳至今称“夫妇”为“两公婆”。也以“公(子)”称雄性动物,以“婆(子)”称雌性动物。因雌性动物负有主要的繁殖任务,人们饲养时对它们会给予更多爱护,对它们的称呼也昵化,如鸡婆子(几)、鸭婆子(几)、牛婆子(几)等。后来泛用到其他动物,甚至如虱(婆子)、蛆(婆子)、偷油婆(蟑螂)、飞蛾(飞婆子)等这些不讨人喜欢的小动物身上,也不论它是雌是雄。

  作为男孩子昵称语尾的“婆子”,有时会简为“婆”,如“龙婆”“贱婆”之类,而且这种“婆”字还会轻读为“波”。这是必须弄清的规律,不要误解了此种“波”的含义。


  拉天

  益阳称嗓门大的人为“拉天”。怎么会叫“拉天”呢?可能与《列子·汤问》里讲的一个典故有关。

  《列子·汤问》载:有个叫薛谭的人向秦青学习唱歌的技巧,还没有学到秦青的本领,却自以为可以毕业了。于是决定辞别,他要回去。秦青没有挽留他,送到城郊,为之饯别,唱了一首很悲壮的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谭感到非常羞愧,请求老师原谅他,让他继续学习。从此,薛谭终身不再言归。其中的“响遏行云”指秦青的歌声嘹亮到让天空的流云都停住了。益阳话的“拉天”应是指“拉住了天空的流云”,极言声音响亮、激锐。

  只是益阳话的“拉天”由形容词转化成了名词,指声音特别响亮的人。如说“你这个人真得(像)拉天一样”“何海来的拉天?咯大的声音!”


  眼搭

  麦粒肿又称针眼、睑腺炎,是睫毛毛囊附近的皮脂腺或睑板腺的急性化脓性炎症。麦粒肿分为内麦粒肿和外麦粒肿两型:内麦粒肿的外部症状不很明显,而外麦粒肿的症状明显,旁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益阳人称外麦粒肿为眼搭、挑生子。

  麦粒肿不过是一种小病,一般不治疗它也会好。但就是这种小病会给病人造成很大的精神负担和伤害。因为洞庭湖区有个习俗,以为生眼搭是因为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尤其是女性的隐私部位。而且因为卫生习惯方面的原因,麦粒肿多发生于男性,且是新陈代谢旺盛的青少年,因此生了这种眼搭的小伙子会有好多天抬不起头来。

  眼搭,是说你既然看了不该看的东西,生个小病让你的眼睛搭下来,不再看,有警示意义。挑生,就是挑着生,不是所有人都会生,指警示的是个别人。


  

  厢,本是堂屋东西两侧的墙,后也指东西两侧的房间,也叫厢房。《西厢记》的“厢”就是这个意思。厢的引申义主要是边、方面,如这厢、那厢。在益阳话里,“厢”有两个声调。

  农家种菜,菜土做成长条形的块,一块就叫一厢。将菜土整理成厢叫“厢土”。两块板子并连起来,叫“厢起来”。这种“厢”读一声。

  农家称墙壁的单位叫厢,如“一厢壁”“两厢壁”。引申开来,像壁的东西也叫厢。如搭建出来的瓜棚,砖坯临时砌出来的墙,也是一厢一厢的。如发生事故,倒塌了,会说“倒掉一厢!”形容其大,谓之“好大一厢!”这种“厢”读二声。


  

  玩与耍是同义词。北方多用玩,南方多用耍。

  耍,是一个会意字。上面的“而”,“一”表示鼻端,“|”表示人中,下面分内外两层,外层像两腮的胡子,内层像生在嘴下的胡子。“而”字的本义为脸颊上的毛,下面加个“女”字,就是用颊毛戏弄女子。耍的基本义:戏耍,一般指不正当的行为。但在南方方言里这个字被泛用,不正当的含义被淡化了。如“我今朝将事做完,明天耍”,此处的“耍”就是休息。

  川渝人称谈恋爱为“耍朋友”,外地人初听会不适应。但清楚了他们的“耍”没有不正当的意思就习惯了。

  益阳话里的“耍”除了游戏、娱乐,还有“闲”的意思。有个词叫“耍书(子)”,就指闲书、消闲之书。

  旧时读书多为科举,以“四书五经”为课业,之外的都为闲书、耍书。如今少儿读书为了升学、考试,所有的课外书也都被认为是耍书。这种观念是相当落后的。须知,一个人只有广泛阅读,知识才完整,然后他的人生才完整;如果只读课内书,终其学业,不过是一个书呆子,难以适应丰富、复杂的社会。


  

  《说文》:“顾,还视也。”顾,就是回头看。回头看,往往体现了更多的关注,顾的引申义都由此而生。顾,益阳话白读为二声,与“过日子”之“过”同音。俗语有“娘只顾娘,爷只顾爷”。

  益阳有“顾奶”一词,指母亲奶水充足。怎么“奶水充足”是“顾奶”呢?因为,“顾”的常用引申义为照顾、关怀、爱护,奶水充足则是更多的体现了母亲对婴儿的关怀、爱护。当然,实际上奶水充足与否,与母亲的遗传关系最大,与母爱多少并无直接关系。但“顾奶”一词又确实是从母亲供应(即顾)奶水的角度来说事的,因而生活中奶水不足的母亲确实有对不起孩子的意识,会在别的方面给予他(她)更多的关爱。

  益阳人讲母鸡孵小鸡(孵蛋),以羽翼呵护的行为为“顾”,引申出来,人张开双手做个孵小鸡的样子,或者只是蹲于地上也都叫做“顾”。这种“顾”另有一个字“跍”,另有讲解。

  再联想到一个词“降崽”,指母猪生育能力强,一户(普通话的“窝”,益阳话讲“户”)所下的小猪数量达十个左右。如果母猪一户才下两三个小猪,就是“不降崽”。对这种“不降崽”的母猪,主人会将它劁(阉割)掉,再另外养母猪。

  对家的责任心强,谓之“巴家”“顾家”。如果一个女子出嫁后还只顾着娘家,就是不顾夫家了,会造成家庭生活不和谐。这种人会被批评为“死顾活顾,顾打娘屋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