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由赵国天子想起了当年的如厕

2018-1-5 16:39| 发布者: 宋丹| 查看: 1545| 评论: 0|原作者: 天 意|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最近,看了老汉的《往事麻石街.赵国天子发南风》,让我重温了家乡麻石街的一段鲜活历史。思绪,将我带回了五十年前……   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家住广法寺小学对面,文章的主人公渡船和我家是街坊。每天早晨,我 ...

    

由赵国天子想起了当年的如厕

天 意


       最近,看了老汉的《往事麻石街.赵国天子发南风》,让我重温了家乡麻石街的一段鲜活历史。思绪,将我带回了五十年前……

  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家住广法寺小学对面,文章的主人公渡船和我家是街坊。每天早晨,我还在被窝里呢,就能听到他沙哑却也嘹亮的歌声:“青山的个绿水呀哦吔吔,赵国天子发南风吔,发点南风几呀呀儿吔……”若歌声转化为了“倒马桶哦”的吆喝,那他就进入了我们这片街区。这时,不光倒马桶的婆婆姥姥出来了,邻里邻舍的小伙伴也会跑出来,他们等着渡船带给他们快乐与欢笑。

  当年麻石街上,为什么会有人吆喝“倒马桶”?而且吆喝者还是个大男人?对现在的年轻人,恐怕要交代一哈。




  乃因那时居民区厕所少,一个居民组甚至几个居民组,大几百人呢,才一个厕所。尤其是早晨,那个人满为患,那个排队候厕,那种如厕难,更是九0后、00后所无法体味的了。厕所少,候厕的人多,想方便方便不了,真是来不赢,也等不及呀!但活人怎不能被尿憋死吧?于是,家之户之都自备一只马桶,有的还有尿桶和尿罐,这自然就为各大公厕减负了。当然,政府在这方面的管理部门,当年称肥料局的,为方便居民群众,便采用专人分段收运的办法,让各家各户的马桶尿桶和尿罐,按指定的点倒到专门的粪车或粪桶里去。

  须说说的是,人们其所以愿在家里解决问题,是因为当年的公厕也实在不敢恭维。水泥厕所好一点,那种解放前的吊楼子厕所,除了男女之间的间壁太矮,两边可互通声息外,下面的池子一人多深,有时正埋头屏气呢,冷不防池里有人,吓得我们提着裤子就跑。后来才知是农民在掏粪。我哥有个同学,也喜欢下到里面打苍蝇,因为全民除四害的结果,地上的苍蝇都给打没了!




  话说回来。这类分段收运,一般女人做不来,而男人呢,又不愿做,于是肥料局就瞄准了渡船这样的人:身体或有某种残疾,但于走路和干活又没大影响,且还不怕脏、不怕累、不嫌麻烦什么的。可见,当年的政府也够苦心孤诣的,国家百废待兴、百业待举,硬件一时跟不上,便将软件尽可能硬一点。

  渡船,中等偏上的个儿,嘴留一撮山羊胡,头戴一顶旧斗笠,腰上还扎了一条短围巾,一看就是个下力之人。他被安排在汽车路以下的广法寺和贺家挢片区,将各家各户马桶里的内容收集到粪桶里后,便挑将起来,一摇一摆送到附近的厕所去。

  这一摇一摆,就是“渡船”的特征,也是街坊邻里喊他“渡船”的原因。

  这次从老汉的文章里才知,渡船年轻时扎排,一脚踩进排缝里,因上游挤下来的木头而落了个终身残疾。好在这残疾不影响走路,也不影响他挑“寸步担子”。益阳话,所谓寸步担子就是近路担子。虽挑脚不远,但毕竟一只脚有问题,当那担大大的粪桶起肩时,他稳稳当当,看不出有啥破败,可一起步,除了扶着扁担的右手不动,左手一划一划、身子一摆一摆,那模样,活脱脱就像个划渡船的人。

  虽如此,可他人大力不亏,再加上硬劲中有巧劲,那桶装得再满,也不会晃悠出一点半点,就像波峰浪尖上的渡船,因水手过硬而如履平地一般。他也因了这般身手,而享有了“渡船”的雅号。虽少了一点儿恭敬,也算不上尊称,却也是大伙对他行为举止、禀赋德性、还有外延内涵的有机统一与高度称颂 。

  渡船天性乐观,人也豁达,在吆喝“倒马桶”时,还常哼一句这样的小调:“哦呵呵!哦呵呵!还要得一担把几货呢!哎唉!呀儿吔……”这小调其实是吆喝的细化和延伸,表明他任务尚未完成,家有马桶的都快提出来呀!每当他这么唱时,倒马桶的大人便会心一笑,我们小孩则拍手跺脚,高兴得只差跟他的节拍跳起舞来!



  那句流行甚广的“赵国天子发南风”,则是倒马桶进行时的专用歌。

  也是从老汉的文章里获知,渡船是个心肠极好的人。当哪天倒马桶的太过集中,或气味太浓,他觉得对不起周围的居民,便举起随手带的棍子,一边左三圈右三圈地划,一边就“哦呵呵!哦呵呵!赵国天子发南风,发点南风呀呀儿吔……”当然,他也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看到南风太盛影响北边住户时,便将“发南风”改为“发北风”。

  有句俗话,叫心诚则灵,或心诚也会感动上帝。还莫讲,渡船这种“喊风法”还挺管用,本来没风的巷子里,经他一喊,风来了,倒马桶的气味就淡了!

  不仅白天,有时晚上也喊。那是六月天乘凉的时候,有人会习惯性地问他:渡船,今天会发南风啵?他便笑嘻嘻地回答:会!会!于是一曲“赵国天子发南风”后,溽热的夜空果然就有了丝丝凉意。


  

      久而久之,不仅汽车路至贺家桥的人会模仿他的“赵国天子发南风”,三堡接城堤和学门口以下的城里人,都会唱,或都晓得有个叫“赵国天子”的人了。不过我们这里仍一如既往,喊他做“渡船”。

  说到渡船的心肠好,还有一件事也忘不了,那就是他的粪桶后来加了盖。

  可能考虑倒马桶时有人在吃饭,或在等待中有人会跟他说会话,不知从哪天起,我发现他那粪桶竟然像马桶一样,加了两只抹了桐油的木盖子。盖分两边,两头有两个缺,紧紧卡在桶沿的耳子上,这样只要不倒马桶,桶里的不良气味就不会外泄。这是我迄今见到的一对最时髦,最精致,也最干净的粪桶。

  这,就是我儿时的麻石街,就是我儿时麻石街上的人。每天早晨,几乎都是这样的场景:渡船“倒马桶”的吆喝声,“哦呵呵青山绿水刮南风”的歌声,伴随着街两边此起彼伏的刷马桶声,大人小孩的嬉笑声,不远的菜市上讨价划价的扰囔声,还有,电线上如五线谱一样的鸟儿唱酬声……好一首“麻石街之晨”协奏曲。



  有时渡船一高兴,还手拿扁担,对着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还有大妈大嫂们就跳起舞来,边跳,还边唱一首似乎是放排的号子,“资江水呀长又清咧,放排天上飞下海喽……”我因小,号子里好多滩呀湾的听不明白,只觉他手舞足蹈,唱歌喇呖,比跟着父亲到戏院里看花鼓戏还过瘾。

  虽然倒马桶的味不好闻,但当年的人都不顾忌这个。那是个简单、纯朴、平等、日子虽不富裕,却人人心里都装着快乐的年代。

  渡船就是这样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挑着那加盖的粪桶,辛勤奔波在我们片区。无论暴风雨雪,也不管炎夏寒冬,还有过年过节,都有他的身影,都有他的吆喝与歌声。如果哪天没看到没听到,似乎就少一点什么似的盼他来……

  而不见渡船,一晃又几十年了,你说当我一下看到老汉的“赵国天子发南风”,怎不他乡遇故知般的激动?又怎不久旱逢甘雨般的欣然?

  当年的“赵国天子—渡船”,和作者之前写的“卖刷把的婆婆”,都是益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市井人物,也是一幅益阳版的《清明上河图》……那时的车船慢,生活也慢,八分钱一个的蛋,角把钱一斤的米,买了近三十年。慢当然有慢的好处,就会涌现虽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却也衣食无忧还不乏幽默搞笑的如渡船和卖刷把的婆婆这样的人,人们也就有时间来欣赏他们各具特色的吆喝与街舞,给简慢的生活增添一点儿节奏和快乐!

  现在,渡船老人,还有卖刷把的婆婆,都已成了古人,可他们的形象,还有他们的吆喝,仍历历在目,囔囔在耳……愿这些老人的在天之灵,护佑我们益山益水的后人,也护佑益美益阳的安宁!他们的一生,平凡卑微,阿Q风趣,带给老麻石街以不尽的快乐,带给老益阳人以无穷的欢乐!从他们身上,我似乎很早就悟出一个道理:再平凡的人,只要心里装着欢乐,就能让别人欢乐;只要心里装着温暖,就能给别人温暖!

  最后,我作为游子,也可告慰其他的家乡游子: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益阳市领导的重视,麻石街那种如厕难的状况,早已不复返了。现在,每个小区、街道、巷子都有了公厕,有的是改建,有的是重建。新建改建的厕所,里外墙壁和地面像厨房一样,装贴了瓷砖,窗户也是铝合金的。为方便腿脚不便的老人,还有坐便器和扶手,洗手处有明晃晃的镜子。每个厕所有专人负责,打扫得干干净净,好暖人心。早在10年前,麻石街上的老居民就说,棚户区最漂亮的房子是厕所!






  作为游子,我还经常关注家乡新闻。在刚过去的2017年,“益阳在线”就曾报道,市政府在完成城市厕所改造后,农村改厕也成效明显。2015年至2017年,全市共完成农村厕所改造11.67万座,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80.3﹪。在旅游区,则提出了要让厕所成为景点的标配。近三年,各景区新(改)建厕所170余座,涌现出了云梦方舟、资江风貌带、一园两中心、紫薇村、浩江湖等一批特色化旅游厕所。

  副市长刘国龙还表示,从2018年到2020年,益阳市将用3年时间,分三阶段持续推进“旅游厕所革命”,争取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748座,使全市旅游厕所达到1000座。

  如厕难,厕所脏的时代,在家乡益阳,一去不复返了!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