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益阳人物 近现代 查看内容
【远去的后街之充闾悲歌十三】你的名字无人知晓
2017-11-21 17:24|编辑: 李倩 |查看: 5253

  【远去的后街之充闾悲歌十三】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

  谌建章

  

  

  1949年6月,充闾无官一身轻地回到了长沙。

  其所以很快获得批准,乃因老长官程潜正想用他。

  这时,国共和谈已然失败,解放军早就打过了长江,连武汉三镇都成了解放区。这时的程潜已与中共秘密联系上了,对中共和谈八项条件,除“惩办战犯”一条没接受外,其余各条均已接受。见充闾不请自来,程潜自然高兴,很快便将他安排在省保安司令部,任主任秘书。保安司令部司令就是程潜自己,将充闾放在这个职位上,显然是对他的器重,同时也是考虑到与共产党打交道时,文案方面的事会少不了他。

  


  这时,湖南起义的另一巨头陈明仁虽已率国民党第一兵团来湘,但他的职务是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长沙警备司令,所以属程潜直接指挥的武装便只有这支保安部队了。虽在司令部实际负责的是副司令彭杰如,但这支部队包括司令部主任秘书,都紧紧攥在程公自己手里。这点从白崇禧败退长沙,他撤往邵阳,后局势稳定又回到长沙,老彭和小邓一直紧随左右即可见证。可以说,彭杰如是他起义中除程明仁外的另一核心人物,且是益阳人,与充闾是同乡。

  


  程潜在关键时刻,为什么要与国民党分道扬镳?

  其一,他是醴陵人,现主政湖南,使家乡免于兵燹自然是他的真实想法;其二,作为跟孙中山起义的老同盟会员,曾在黄埔军校的前身——陆军讲武学校当过校长,如果蒋介石不是在中山舰事件中图表现,说不定后来黄埔军校的校长便是他;其三,北伐时,他像曾国藩一样,夺得了攻陷南京的头功,但待遇却远不如曾国藩,不仅北伐总指挥蒋介石对这个独占之功不满,连李宗仁和白崇禧也不无嫉恨。因此,这二十多年来,他活得很窝囊:资历老,位子高,权却不重。

  虽蒋后来让他竞选副总统,竞选失败后又让他回老家主政,但他明白,所谓竞选,不过是替“行宪”装门面,回湖南主政,表面是一方诸侯了,但对党国的决策没有发言权,对家乡一些重要的人事安排也无从置喙。

  所以,这位前清秀才出身的高级将领,为人处世恐怕更多的是遵循儒家的道义而非什么主义。所以,他现在的弃暗投明,化干戈为玉帛,对躲在溪口摇鹅毛扇的蒋介石,对在南京主政的代总统李宗仁,都没有道义上的包袱。也所以,7月22日,他决定接受共产党的全部和谈条件,派代表与共产党进行了第一次谈判。共产党则派出一个叫李明灏的代表,与他签订了第一份和约——《长沙和平协定》。

  李明灏何许人也?

  


  李明灏曾是程潜任第六军军长时的部下,程潜被李宗仁拘禁后,他曾短暂继任过六军军长。百度有文说:第六军,恐怕是程潜一生永远的痛,那是他亲自组建的湘军,正宗的嫡系,被李宗仁活活吞并并撤销了番号。现在,共产党用六军的旧袍泽来跟他做统战工作,不啻是对症下药!另有文章说:李明灏是“毛泽东埋伏在国民党内的超级特工,说服15万国军起义”。

  程潜虽不愿面对这位旧袍泽,但既然开了弓,就没有回头箭。很快,在李明灏的斡旋下,8月1日,程潜便以个人名义发出《和平通电》,8月3日,湖南便成立了长沙各界迎接解放筹备会,并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当晚,程潜正式决定接受毛泽东提出的《国内和平协定》八条。4日,又与陈明仁领衔发表《湖南和平起义通电》,率湖南保安部队及国民党第一兵团全体官兵举行起义。

  5日晚10时许,湘中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军138师,在小吴门举行了盛大的入城式。长沙十万市民夹道欢迎,万人空巷,彩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声雷动。历史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

  

  

  

  毛泽东、朱德在获悉长沙和平起义后,立即致电程潜、陈明仁将军暨全体起义将士:“接诵8月5日通电,义正辞严,极为佩慰……诸公率三湘健儿,脱离反动阵营,参加人民革命,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并即对起义将领程潜、陈明仁委以重任。

  

  

  在以上资料中,虽没有一处提到“保安司令部主任秘书”,但充闾作为事实上的“主任秘书”,在改朝换代的关键时刻,既然跟定了程潜,且自己从小向往的民主自由,还有父亲闹农会那阵就希冀的泥脚杆子当家作主都到了眼门口,他能不打心里喜欢,能不张开双臂去拥抱,能不将起义的一些具体事务或文字性工作,做得妥帖到位而又有条不紊吗?

  在有关湖南和平起义的回忆性文字里,笔者注意到,一篇《一张书桌见证湖南和平起义》的文章,说有个叫方叔章的前清秀才,与也是前清秀才的程潜过从甚密。这位秀才住在岳麓山后山桃花岭,程潜有什么事找他,都会派秘书前往。以致六十多年后,方老的小外甥女还回忆:1949年8月初的一天上午,她的17岁的姐姐在屋后的山上玩,突遇到一位国民党军官向她打听方叔章的住址。这位军官自称是程潜的秘书,并递给她一张程潜的名片,姐姐便将他带到家里,引见给了外公。

  


  这位方叔章实际是共产党的人。程潜这次找他,就是商讨起义通电和《告全体将士书》《告湖南民众书》的,并且他家现在还有一张老式书案,其外甥女说,这张书桌能见证《湖南和平起义通电》的诞生。此前,方叔章还给程潜出谋划策,经南京政府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的周旋,以加强湖南防卫为名,将陈明仁部由武汉移师长沙,并将闲居东安家乡办学的唐生智请来长沙共谋义举。

  也幸亏这个方叔章,还有上面提到的李明灏,刚好是陈明仁的老师,师生私交也甚好,于是两人共同做工作,才使陈明仁弃暗投明,率部回到了湖南。倘使陈明仁不移防,不起义,林彪打到武汉非把他灭了不可。因为陈明仁驻守四平时,上演了一出“撒豆成兵”的恶作剧——在进城的马路上,撒了一层厚厚的黄豆,让攻破了城防的解放军连滚带爬,就是开不了步,使林彪的一打四平彻底失败。恼羞成怒的林彪只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到了武汉,这小子却移防到了长沙,那就到长沙再说吧!然到了长沙,两位仇家却拢到一条战壕里了。

  笔者关注这类史料,是因为想从和平起义的有关文字里,冷不丁冒出一个“邓充闾”来。上面方老的外甥女又是“通电拟稿”,又是“程潜秘书”,还“国民党军官”的,多么希望这秘书或军官有个姓和名呀,可失望了。想想那外甥女当年才十七,不问人家姓名也正常。只是,那《起义通电》因有“书案作证”,是你舅舅拟稿莫属,但另两份与《起义通电》同样重要,同样也载入了史册的文告——《告全体将士书》和《告湖南民众书》为谁起草,却没交代。这里我当然一厢情愿了:非主任秘书邓充闾莫属。

  想想,司令部这位大秘书,是当年蓝田国师的高材生,省府时刊的主编,《民国宪法论》的作者,在南京大选中还是湖南助选团的谋士,程长官不会只让他做些事务性工作,如办事办会什么的。对了,说不定那份《起义通电》包括此前程公的个人通电,笔者也一厢情愿是他起草的。因为事涉接受起义的一方,并考虑到对朱毛和即将成立的新政权的尊重,那份代表湖南的通电,经他起草并由程公过目后,程公再让他去找方公征求一下意见或润润色,也是人之常情……

  虽无法从相关史料中获此印证,虽笔者一厢加一厢是“两厢”情愿了,但这“两厢”是作不得数的。要想作数,也容易,那就是找一位当年的当事者。2017年春节,当笔者将这一想法说给回家过年的明非听时,她和她姐异口同声:当年我爸的朋友中,就有一个叫刘介仁的,他多次给我们讲过,湖南和平起义那些通电通令和通告,都是我伯伯起草的。但是当问到刘介仁是哪个单位、哪里人时,姊妹俩却摇头晃脑,说只晓得他是老师,但和爸又不在一个学校。

  那么,这位刘介仁是谁?益阳话“介”“盖”不分,“仁”“农”含混,那么这刘介仁是否又叫刘盖农或其他?在邓校长都过世十几年后,这位刘老师尚在否?

  好在益阳只一巴掌大。一次在茶馆和《谢声溢》的作者老汉聊天,他连连道:这名字好熟!好熟!便随手一个微信,请文教界一位同学帮忙,未几,便获得这样一条信息——

  我所了解的刘介仁,1921年生,宁乡黄材的地下党,1949年后在安化黄金寨中学任校长。其弟刘介勋,安化东坪区区长,后打成右派,被劳教,刘介仁为此受影响,由校长贬为教导主任,“文革”遭批斗。1979年,其弟平反,调益阳市商业局任局长,刘介仁也调益阳市教育局任工会副主席,退休时获离休待遇,2002年去世。其弟刘介勋2012年去世。

  想这位刘介仁,解放前作为地下党员,且当时的宁乡属益阳范围,而国军的和平起义,一般又少不了中共地下党的撺掇与联络,因此对也是益阳人的邓充闾在和平起义中的作用,不说了如指掌,至少胸中有数。至于他在邓校长家“多次说过”,想必是1979年到市局工作后,去看望充闾的家人所为,而邓校长和他又是同行,二人抚今追昔,怀念逝者,自然是同音共律,感触多多。

  另外,和平解放后,从副司令彭杰如、主任秘书邓充闾的任职来看,似乎也说明一点什么:彭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军长,此前他只是省保安部队副司令,邓则改任为军部机要室主任。从主任秘书到机要室主任,虽不见得是擢升,但却是实职,因为前者再“主任”,也是秘书,不过是秘书的头而已,现在却是一“室”之长,且还要室,中枢神经哪!不难见出,不管是党国老上司还是解放军新首长,对邓充闾在起义中的表现或贡献是充分肯定的。

  至于起草那么多重要文稿,却无人提及,那是再寻常也不过的。因为作为文秘,特别是要害或中枢机关的文秘,除了兢兢业业,严守机密,还须不计得失,甘当无名英雄,不可能像记者一样,在文件前面来个电头,这是某办某秘书起草的。再说充闾的职级不过就是县团级,和平起义后又匆匆离世,所以,无论是当时的记载,还是事后的回忆,在有限的文字里,没有涉及他这级官员也正常。

  但我还不死心。因为百度时发现,湖南和平起义有大量尚未付梓的原始文本,而文本的封面及封面里的内容,分别用铅笔和毛笔写就,虽字迹不同,但都俊逸潇洒,刚柔相济,好想其中一笔是充闾所为。可一个电话过去,明非给我的又是失望:伯伯留下的书和字也都烧了,如果我爸还在,说不定就认得。

  想想《三国演义》,有好事者统计,书中三方有名有姓的人物,总共477人,人名之多,应该是传记类小说中创纪录的了,但比起那段跨越近100年的历史,这些名字相对那些恒河沙数般的参与者和战死者,还只能说是寥若星辰。还有,中国共产党28年的中国革命史,包括抗日战争,其有名有姓的人物或英雄,比《三国演义》要多得多吧,可是再多,相对那些投身革命的群众和无数先烈及阵亡的将士,也只能是微乎其微。正因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后,在天安门广场建了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这便是对无名烈士的最好诠释,也是最好纪念。

  邓充闾参加了湖南和平起义,且在起义中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因种种原因,没有留下有关他的只字片纸,但我们作为湖南的后人,却不会忘记这场起义,也不会忘记他和无数的起义参与者。是他们,让交战双方兵不血刃,化干戈为玉帛;是他们,让三湘四水免遭涂炭,顺利进入和平建设期。湖南的伟大历史转折和后来的60多年巨变,无疑也凝聚了他们,包括充闾在内的无数无名英雄的心血。

  在此,笔者谨借用克里姆林宫红墙外无名烈士墓上的一句话——“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献给我们后街的充闾前辈,鲜给参加了湖南和平起义的无名英雄们!

 

  (未完待续)



  湖南和平起义通电全文


  北平毛主席、朱总司令、广州李代总统、阎院长、重庆张主任、衡阳白长官、兰州马长官、马主席、广州薛主席、昆明卢主席、成都王主席、西康刘主席、贵阳谷主席、福州朱主席、赣州方主席、宁夏马主席、桂林黄主席、青海马主席、新疆鲍主席、长沙陈主席、广东省参议会、四川省参议会、云南省参议会、贵州省参议会、福建省参议会、江西省参议会、甘肃省参议会、西康省参议会、宁夏省参议会、青海省参议会、新疆省参议会、湖南省参议会:

  北伐成功以后,蒋介石独揽政权,背叛孙中山先生遗教,以致主义不行,外患踵至。八年抗战,民力已尽,方期休养生息和平建国,讵料蒋与好战分子,破坏政治协商会议,重启内战。外则勾结美帝国主义,不惜丧权辱国;内则肆行独裁,变本加厉。豪门聚敛,贪污横行,结果经济崩溃,军民离心。蒋既被迫退位,李宗仁代为主政,和谈重开,举国喁喁。湘省在抗战期间出兵达三百万人,输粮逾五千万石,敌骑蹂躏,遍及沅湘五十馀县,兵燹之酷,甲于他省,痛定思痛,期望和平最殷,于和平运动赞助亦最力。孰知言和实所以备战,阴谋欺骗,恬不知耻。故南京政府不旋踵即告倾覆,流亡广州,生机早绝,残骸仅存,白崇禧主战之论,荒谬绝伦,放弃武汉,窜扰湘赣,誓言空室清野,攫取公私资财;一若假反共之名,即可内钳百姓之口,外邀强国之欢,至其狃于抗战之役,希冀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从中苟延残喘,卑劣愚昧,尤属令人齿冷。潜等顺从民意,呼呈和平,声嘶力竭,而蒋与李、白,执迷不悔,仍欲以我西南西北各省,为最后之孤注。是忍无可忍,率领全湘军民,根据中共提示之八条二十四款,为取得和平之基础,贯彻和平主张,正式脱离广州政府。今后当依人民立场,加入中共领导之人民民主政权,与人民军队为伍,俾能以新生之精神,彻底实行革命之三民主义,打倒封建独裁、官僚资本与美帝国主义,共同为建立新民主主义之中国而奋斗。所望我西南西北各省同志同胞,洞察蒋与李、白坚持内战祸国殃民之罪恶,以人民之意旨为意旨,以人民之利益为利益,一致响应,奋起自救,铲除此倒行逆施之残馀封建政权。全湘军民,誓为后盾,特此布闻,诸维察照。

  程潜、陈明仁、唐星、李默庵、刘进、张际鹏、熊新民、傅正模,军长谷炳奎、彭锷、杜鼎,副军长李精一、方定凡、汤季楠、鲍志鸿、杨馨、文于一、刘光宇,师长张用斌、夏日长、杨文榜、刘勋浩、康朴、卫轶青、曾京、张诚文,湖南全省绥靖副总司令刘兴、李觉、王劲修、成刚,保安副司令彭杰如,保安师长何元恺、周笃恭、张际泰、丁廉、颜梧,宪兵团长姜和赢同叩支未即。

  

  程潜、陈明仁湖南和平起义通电(原稿真迹)

  

  程潜亲笔修改;程潜、陈明仁盖章签名。

  l949年8月4日起发表于湖南、南京、北平、上海、香港等省市各报。

  

  

  

  (一)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席代表金明与程潜、陈明仁八月七日谈话记录(原稿真迹)

  1949年8月7日夜九时于湖南省参议会大楼

  

  

  

  (二)程潜《告将士书》(原稿真迹)

  1949年8月4日l2时起草

  程潜亲笔修改(文中毛笔修改处);程潜批示“可”,并签名盖章。

  l949年8月4日起发表于湖南、南京、北平、上海等省市各报。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