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寻根说字】敤一下脑壳,怎么叫“钉公”“栽公”?

2017-11-13 15:36|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447| 评论: 0|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侉子·奤子   侉,“夸”意为“虚空”,“人”与“夸”组合起来,本义指举止夸张,言谈怪异的人。转义指口音怪异,说话让人听不明白。   侉子(kuǎzi)是一个具有轻蔑和嘲笑意味的称呼。该词源于扬州人对扬州 ...

  侉子·奤子

  侉,“夸”意为“虚空”,“人”与“夸”组合起来,本义指举止夸张,言谈怪异的人。转义指口音怪异,说话让人听不明白。

  侉子(kuǎzi)是一个具有轻蔑和嘲笑意味的称呼。该词源于扬州人对扬州以北人的歧视。现在多是南方人对北方人的蔑称。益阳人对北方人称“北方侉侉”。相反,北方人多称南方人为“蛮子”。

  除了“侉子” “侉侉”,益阳人的蔑称中还有一个“奤(音tǎi)子”或“奤胡子”。奤(也写为“呔”),作为一个方言字,它在各地的读音很多:pò,hǎ,māng,xīn,màn,tài,tǎi等。本义:脸肥,脸大。因为脸肥、脸大的人看上去不精明,因而言语、行为笨拙的人被称为“奤子”。“侉子”“奤子”为同义词,前者多是南方人称北方人,后者主要是本地人对本地人。

  益阳话里,“奤”读为tài和tǎi。对不灵泛、手艺不精的人,益阳人称之为“奤(tài)胡子”,有时也说“有点奤(tài)”“奤哥”。如果某人走路姿势不佳,显得笨拙,会说他“走路奤(tǎi)啊奤”。

  敤

  敤(kě,益阳音kò),从果从攴,果亦声。“果”指瓜果、果实;“攴”指敲击、击打。“果”与“攴”合起来,本义:敲击树木以收获果实。引申义:击打。

  敤,普通话已经不用了,但在许多方言里还保留了。如“把钉子敤进去”“再吵,敤你一烟壶脑壳!”

  将手指弯曲,以锐部敲击人的脑壳,方言讲“敤钉公”“敤栽公”“敤粒轱辘”。而手指弯曲出的锐部就叫“钉公(子)”“栽公(子)”“粒轱辘”。脑壳上没有肌肉,被这样敤击,非常疼痛。

  手指弯曲出来的锐部如钉子,敤的动作如钉钉子,“敤钉公”好理解。而讲到“敤栽公”,要绕一下。益阳人不讲“蹲”,而是讲“栽”,“栽哒”就是蹲下。这是由栽种的动作引申来的,所有栽种的行为都是栽着完成的。而栽种行为里,肯定要对田土进行挖掘、敲打,其中少不了“敤”的动作。“敤栽公”的动作就如在脑壳上栽种东西。其中的“公”是一个语尾,相当于普通话的“子”。

  轱辘,是用来碾压的石磙。“粒轱辘”,如说“小石磙”,用以形容敤击脑壳的锐度和强度。

  还有人将这一动作说成“挖一鹅公脑壳”,这与上面的构词方式不同。是说,“钉公”“栽公”的形状像鹅的头部。

  《金瓶梅》第四十二回:“看见他孩子揪着头角儿,揪到那前边凿了两个栗暴”“栗暴”就是“钉公”,言敤出来的包肿得像栗子。

  有了前面的讲解,另一个词就好理解了。益阳人称暴雨为“砸公(子)”,就是说雨大到像是从天上砸下来,极言雨大雨猛。

  纠·搅·绞

  纠(益阳音五声),《说文》:“纠,绳三合也”。纠的本义:三股的绳子。两股的绳子双手可以直接搓拢来,而三股的绳子必须佮(gé,益阳音gò。字义另讲过)。纠的动作就是旋着扭紧。我们平时说得最多的是纠瓶子盖,纠螺丝帽,纠水龙头。别处说“扭了脚”,我们益阳说“纠打脚”,往往是瞬间动作过快过猛,纠得造成了筋骨损伤。湖区一般将稻草纠成把子(麻花状)再烧。还批评那种懒鬼“讲起做(事),脸一纠”。

  强力坚持住叫“纠住”。冷天少穿衣服,抖派头,叫“呆纠”。不过,这一用法的“纠”读了qiǔ。

  搅,《说文》:“搅,乱也。”本义:扰乱。平静、正常的状态,通过搅,使其乱;而不正常的状态,通过搅也可以达到新的平衡。如水里放入别的物质,通过搅可以使它均匀。《本草纲目·木部·枸杞》:“不住手搅,恐黏住不匀。”在水里放入面粉,边加热边搅动而成的,别处叫糊,我们益阳叫“干”。糊状相对于更稀的状态是“干”。有一句俚语:“屙屎搅热干你吃!”往往用于胀人(激人),是别处没有的话。

  绞,“糸”指绳索,“交”指“交错”“相交”。《说文》:“绞,缢也。”段玉裁注:“两绳相交而紧谓之绞。”可以看出,“绞”是为绞刑而造出来的字。绞与纠是相关字。绞可作量词,如两绞毛线,三绞细纱等。益阳将绞的量词用法引申了,一堆也说成“一绞”,如“我有好大一绞,你要就拿点去吧?”。甚至,一件一件事情,也说是“绞”,如“你不要急,我一绞一绞来”。

  普通话用“拧”处,益阳都用了“纠”。过去乡下劳力休息时,有“纠棍”的游戏:两人握住棍或扁担的两头,各自用力纠,力大者赢。洗脸时,我们也是说“纠干毛巾”,而不说“拧干毛巾”。一个人表情过于谄媚,会被人挖苦为“脸笑得稀烂的,纠得水出!”

  用手指捏住一点点皮肉拧人,这个动作在益阳叫“纠”,被纠的人会痛得叫。如果是纠耳朵,则有两种情况:只是扯住不放,应写为“揪”;揪住后还有拧的动作,则应写为“纠”。

  歁

  益阳有个说法:“酒满茶歁”,说筛酒要满,倒茶要不满。含义有二:酒是要劝的,劝就是请、鼓励,必须满上,以示盛情;而喝茶,进门前就一次请了,过程中不再反复劝茶;且茶是热的,满了不便于端起来。

  《说文》:“满,盈溢也。”《说文》:“歁,食不满也。从欠甚声,读若坎。”歁,指的是没有吃饱,字形里的“欠”,就是少了,不够。可知这对字本义上并非是反义词。但在益阳话里,“满”与“歁”确实是当反义词用的。

  益阳话里,“歁”字用得较广,凡是东西没有装满都叫“歁”。如“箩筐歁家(ga)一截,只怕少打哟。”“你装歁点咯,会泼出来咧。”

  韧软

  《广韵》里收了一个方言字“韋+内(音là)”,释为“软貌”,即很柔软的样子。这个字误导了后来的方言学者。其实它就是“韧”。

  韧,从韦从刃。“韦”本指“复合皮张”,特指熟牛皮。“刃”指刀刃,引申指割、划。“韦”与“刃”合起来,其本义就是“耐割耐划的皮张”。转义:皮革柔软而结实,受外力作用时虽变形而不易断裂。反过来说,皮革不易断裂,就因为它柔软。这是“韧”与“软”组成一个词的本质共性所在。

  韧,在益阳话里,文读为lèn,漫读为là。多用于“软”前加深其程度。如“柿子韧软的,吃得哒。”“走打一天的路,两只脚韧软的。”“肚子饿得韧瘪的哒!”“乒乓球被踩得韧瘪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