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益阳人物 近现代 查看内容
远去的后街之充闾悲歌11——为程潜火线助阵
2017-10-27 15:20|编辑: 李倩|记者: 谌建章 |来源: 益阳在线 |查看: 5495

  远去的后街之充闾悲歌11


  为程潜火线助阵

  谌建章


  话说充闾1945年9月应国师教师刘修如之请,到《社会评论》做编辑,次年上半年升任为主编,至1947年10月辞职,前后仅两年。是该主编业务不称职,还是思想太左,或风头太过?

  都不是。

  乃因此时,国民政府正在筹备召开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副总统。该会打着“实施宪政、还政于民”的口号,由县到省到全国一级级召开,层层推举国大代表。开到省一级时,作为时刊主编的他,忽另有任用。

  这次自下而上的选举,在中国历史上,恐怕还是先例。所以选举一开始,充闾为了他心中的“宪政”与“民主”,竟然回了趟益阳,为母校——龙州师范校长胡文竞选国大代表来助选。然而,他对选举中的乌烟瘴气又有诸多不满。如这次,他就他的所见所闻,对已在这个学校当老师的弟弟,即该文的原创邓呈祥说:“国大代表选举中以金钱物资去拉票,这与民国初年曹锟的贿选又有什么区别?又有什么民主可言!”遗憾这时的他已辞去了主编之职,不然在邓校长抄录的那几十篇文章中,是会有这类时评的。

  曹锟其人,虽口碑不好,在史家笔下一直是个反面角色,并因贿选而得了个“贿选总统”的丑名,但现在的河北大学,就是他创办的,并且说自己是一个推车卖布的老粗,自己当个董事算了,办大学还得靠教授。未料,他这句看似粗俗的话语,日后却成了一个著名的科学理念,即“教授治校”。

  

  当然,面对基层选举这种乱象,作为《中国宪法论》作者的邓充闾,看到实践与他的理论大相径庭,是不可能不关注,不介入的。

  前面说了,虽然该书在其弟呈祥来看,有“涂脂抹粉”之嫌,但笔者以为,此时的国民党尚处在“光复还都”“民主建国”的兴奋期,无论党首还是总裁,都还需要诸如“行宪”“还民”这些东东来粉饰,来以正视听。如果充闾的专著没一点理论水平,不体现孙中山或西方在这方面的先进思想,是不会获得教育部嘉奖,甚至几十年后,国民党的继任者马英九还提到它,在网购的旧书目中,也赫然在目。

  并且,也正是这本书的出版,引起了高层关注,才有了这一纸调令。

  调他去做什么呢?

  做省府的专职视察。此前,他主编的前面虽也冠了个“视察”,但那是虚的。

  为了这次“行宪”,从1947年11月起,国民政府就成立了以孙科为主任的国民大会筹备委员会,并在党内成立了“选举指导委员会”,负责代表的选举和筹备事宜。到了省一级,这一揽子拉杂事,当然也需有个班子来应对,这便是充闾被调任的背景。不过,他上来却不是具体的事务性工作。

  因为,待各省大会开过,已到了1948年4月,全国国民大会终于在南京召开,选举出了蒋介石为中华民国总统。如果说蒋总统的等额选举是正正经经走过场,太过平淡,也太过无奇,那么,在副总统的选举中,就有戏唱,有热闹看了。因为副总统是差额选举,是差额,就有竞争,有角逐,甚至你死我活,或鱼死网破。副总统虽说是副的,却是万人之上啊!

  

  当时定的副总统人选有六个,第一个就是孙中山的儿子孙科。虽说蒋介石看好这个人,因为他既没军权,又没能力,还乖巧听话,与这样的副总统共事,作为头羊的总统岂不美羊羊矣哉?

  然六人选竞争的结果,进入最后冲刺的却是湖南的程潜和广西的李宗仁。就在这两匹黑马杀得难解难分,无分轩轾的时候,充闾作为湖南的笔杆子,被紧急召往南京,主编助选的《湘声》刊物,为程潜擂鼓叫阵!

  程潜和李宗仁其所以较上劲了,是因为六人中,只有他俩手中有军权,且是或曾经是一方诸侯,为他俩助选的自然便多。还有一层则是民意,或叫“暗流涌动”,即不想看到蒋总统一家独大,为所欲为,觉得选个有实力的人来当副总统,制衡制衡他,远比蒋自己看好的孙科要强。

  李宗仁虽是参选主角,但因他如雷贯耳特别是解放后归顺共产党的经历和知名度,这里就不特别介绍了,要介绍的倒是程潜,因为后街小伙伴可能还讲不太清楚这位湖南军界和政界的老前辈。

  

  

  程潜,湖南醴陵人,老同盟会会员,武昌首义功臣,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曾任湘军都督府参谋长、抗战时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主席。虽厥功至伟,但在蒋公眼里,却因不是嫡系,而在国民政府还都后,只让他当了个武汉行营主任,位高,权却不重。这次进入副总统人选,蒋公也只打算让他当个陪衬,陪衬那个圆圆滚滚像跳子棋一样听话的孙科,而已。

  然问题是,程潜不会把孙科放在眼里。

  为了这一天,他老人家卯足了劲。早在上年冬,便组织了助选班子,并筹集资金一个亿,赶写了《程朱理学的研究》,以论证自己的政治主张。后在武汉各界助选茶会上,以《相期无负平生》为题,阐明了自己的竞选意向。是年3月到长沙,又以《国家与地方》为题,针砭了“省市自治”等一些错误论调。3月8日妇女节这天,还专事召集女界精英,阐明了他的政治见解和对妇女问题的看法。11日在湖南大学操场上,又向青年学生畅谈了自己的经历和做人的哲理。

  这么密集的演讲,这么频繁的造势,当然少不了写作班子,或至少需要一个文胆什么的。而这个文胆,自然非充闾莫属。这便是为什么早在去年10月,程潜便将他从主编任上调出。因为无论是正式讲稿,还是演讲提纲,对于写惯了时评的他来说,不啻小菜一碟。如上面说的,针砭“省市自治”等错误论调,早在1946年1月,充闾就在《评缩小省区与改革省制》一文中,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认为只有客服了狭隘的地域观念,全国势必“交通发达,工商勃兴,万里外人人息息相通,则国家意识、大同思想起而代之矣”。

  正是这些“热身赛”拿捏到位,当“决赛”进入白热化后,程公自然也想到了他,于是便召他进京,于是就有了充闾“火线助阵”一说。可谓“板荡识忠臣,危急用良才”。

  前面说了,充闾短暂的一生,因遇到了三位伯乐,才有了他人生的三个高度,而最后这位伯乐,自然是程潜了。由此可以想见,这一老一少在1947年的相遇,定然是一见如故,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也可以想见,这一文一武的结合,有如天雷遇地火,宝塔勾河妖,必然做出一番惊雷震地、烈焰冲天的大事来。且这大事还不止一桩。

  我们知道,李宗仁虽也不被蒋介石看好,但他背后有美国人支持,且他的桂系尚未跟共军交过手,还囫囵着呢。但后街的小伙伴有所不知,程潜虽说是党国元老,当年他赖以起家的谓之“湘军”的第六军,在后来的“军阀重开战”中被消灭了,个中原因除了蒋介石,这李宗仁也“功不可没”。现在这“行营主任”又是虚的,若想大选取胜,除了凭资历,还只能造舆论、靠笔杆了。这,便是他启用充闾的一个重要原因。

  虽经过一番铺垫造势,也经过一番明争暗斗,包括《湘声》在内的火线宣传,程潜最终却未能如愿。这个未如愿,不是舆论乏力,也不是炒作失策,更不是充闾不用功,而是程公顾全大局、捐弃前嫌,主动与李宗仁示好,想达到一个比他自己当副总统还要理想的结果。这便是,他主动放弃竞选,将所得之票改投了李宗仁。这个结果有两个可圈可点:一是令蒋支持的孙科名落孙山;二是在对付老蒋上,老李比老程强。

  老李这人谋略虽差一点——当年如果没有老蒋作后盾,他要吃掉湘军是万万不可能的。正因自己有短板,所以就长期与一个叫“小诸葛”的为人甚阴的白崇禧共事——尽管如此,但他个性坚毅,是民国年代高级将领中有名的“倔死驴”。让他当副总统,用闻一多的话来说,就等于是塞给了老蒋一枚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又炒不爆的“铜豌豆”。

  而如果换了程潜,虽湖南人以霸气著称,但凭他那副“前清秀才”的温文尔雅相,也别指望他在老蒋面前去倔去犟,去霸蛮去耍横了。虽老李对他不仁,将他的湘军消灭殆尽不说,还以所谓“专横跋扈,把持湘政”的罪名拘禁过他,但在对付老蒋上,还只能和他结成统一战线,让这位仁兄上!

  

  

  让这条“倔死驴”或“铜豌豆”去对付老蒋,就不是“宝塔勾河妖”,而是“宝塔镇河妖”了。最终导致老蒋乖乖下野,他取而代之成为“代总统”,这便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结局了。

  程潜放弃了选举,没去当那个副总统,在离京前,却赠送了一笔数目可观的款子给充闾(遗憾邓校长原文没具体数字)。充闾呢,将程长官的心意领了,不过钱还没揣热,就将它捐给南京的湖南会馆了。

  会馆相当于现如今的驻京办事处,但办事处远没当年的会馆人性,它只接待当官的和有钱的。会馆就不同了,像当年北京的湘西会馆,沈从文在京做“北漂”时,就寄身于会馆,靠着那里的免费食宿,才慢慢混出个人模狗样来。充闾作为程潜的文胆,省府视察,虽不会栖身会馆,但他深知会馆对游子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将这笔摇唇鼓舌得来的款子送给家乡的会馆,绝对是送而无憾,送得其所。

  不过,从南京回来后,蒋公也没亏待程潜(他当然不知他放弃竞选的真实意图),委他做了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程公上任后的第一批任免名单中,便有充闾到宜章县当县长的任命。充闾能有此际遇,一方面是上司对他在南京工作的肯定,同时也是1946年那次县长考试获“榜眼”打下的基础。(未完待续)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