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我们的黑茶 黑茶资讯 查看内容

茶中高马黄庆祖(6)向下扎根

2017-10-11 16:01| 发布者: 李倩| 原作者: 记者 谌建章|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茶中高马黄庆祖(6)   向下扎根   记者 谌建章   走过多少悬崖,没走过这样的悬崖;上过多少盘山,没上过这样的盘山。当年翻洛塔界再悬崖,那悬崖总还能会车,可这里要到专门的会车点。上黄洋界的路很盘山了 ...

  茶中高马黄庆祖(6)


  向下扎根

  记者 谌建章


  走过多少悬崖,没走过这样的悬崖;上过多少盘山,没上过这样的盘山。当年翻洛塔界再悬崖,那悬崖总还能会车,可这里要到专门的会车点。上黄洋界的路很盘山了吧,但再盘的地方一把盘子总做得到,这里,熟练如我身边老司机者,也要盘两把。

  

  

  老司机是谁?庆祖也!说他老,有两个根据,一是从他2002年单独做酒生意赚第一桶金起,这自驾历史十四五年总该有了吧?二是临到爬这“山尖尖路”,是他不放心呢,还是司机有事,反正他把人家撂在半山腰那个茶园部,就亲自操盘了。大概觉得将记者的安全交付与他,要放心些。

  不过你放心了,俺老记却放不下。因为只要盘弯车头就凌空,车头一凌空车窗外就没了路,车窗外没了路心就会跳到喉咙口,一到喉咙口手就会抚心口:你都跟我快七十年了,怎么一到关键就几欲先走,没沾我一点大将之风呢?

  不过,每安抚一次却又忍不住想,这样凌空的结果,万一真的腾空了怎办?于是,一句当着老司机不好说,也不敢说,现在回家了终于可以说的话:下次再来高马村,其他地方都可以去,这茶园,打死我也不去了!

  不过回来了也没敢说。因为有个单位找了我们领导,说有个到安化的报道想请鄙人去,可那位领导说,谌记者是老同志了,我们一般报道都不会叫他,要对他安全负责。当这位部长将此话告诉我时,你说我还敢说,又还敢去吗?

  不仅我不去,也但愿公路部门的人不要去。因为如果按他们的要求,这条显然没列入他们计划的路,只怕在原投资的基础上,再追加一倍也达不到要求。当然也但愿,庆祖和他的司机们,在这条路上小心,小心,加小心,将任何一点小事故都降到零,化为零!

  这就是庆祖的新茶园。2014年,他毅然投资4000万,开辟了这个有3000多亩的高山连片生态茶园。

  这片山叫黄牯垅,是高马山九湾十八岔的核心地带,虽过去都是有主的承包山,但相对于村前屋后的湾湾岔岔,等于是荒山。这一切皆因山太高,也太陡,有路都这般难上,没路就权当风景看吧。上世纪县里也想过办法,号召农民种药材。虽荒也开了,药也种了,厚朴的果子掉到地上都可铺路了,但因没路,收购药材的当然也就一次没来过,于是开了荒的山仍就叫荒山。

  

  

  现在庆祖将这些荒山从农民手上流转过来,改造成了茶园,并不遗余力,修了这条8.7公里的简易公路。于是,看着厚朴吃光饭的村民,都华丽转身,成了茶园的雇员,或茶厂的工人。这个“山尖尖路”就是他们喊出来的。因为站在“黄牯”的背上,山下和山腰的路都看不到,唯有山尖尖上的路,宛如飘带,时隐时现……

  此前,庆祖曾出资4.7万,拉通了田庄到洞市的3.5公里毛路,方便了村民出行,也使茶马古道和九龙池两个景点成了一条旅游环线;尔后又出资3万,将3.5米宽的7公里村路拓成了4.5米,使会车快捷也安全多了;今年又出资8万,协助县里打造碑基坳天梯……可这些加起来,还只是“山尖尖路”的一个零头。庆祖说,这3000亩茶园,不说流转费,只说开山、烧荒和筑路,就花了100多万。

  此前,他也有过400亩老茶园。不过,那时不叫流转,与他的关系是松散型的,且都在人家的房前屋后,无需劈山、修路、架桥什么的。现在为何要花这么大本钱,又是烧山,又是修路的开辟这荒山野岭?

  哎,这叫孩子没娘——说来话长。见记者发问,庆祖就着一段稍缓的山路,说起了他人生路上的第二个滑铁卢。

  2013年,省里有个著名股份制企业,叫“隆平高科”,见安化的黑茶火了,便来兼并“高马二溪茶业公司”。虽条件极为苛刻,公司原本上亿的资产仅以2520万元被其收购,但为了高马二溪,为了茶农致富,庆祖在有关部门的撮合下,还是忍痛合资了。合资后,才发现他们只打“高马二溪”这块牌子,将天下茶叶网络拢来,壮大他们的资本与股权,至于高马茶的品质,高马二溪的发展,还有茶农如何致富,则不是他们考虑的。

  对这样的资本运作,庆祖虽说不出更深的道理反驳他们,但他却抱定两宗理:一是人有比生命和赚钱还重要的东西;二是做事和种庄稼差不多,只有向下扎根,才能向上生长,旁门左道,如攀附在壁上的藤蔓,虽能博取许多眼球,虽也有屋檐水可汲汲于一时,但终非长久。

  抱定这两宗理,也不管参进去的股是赚了还是亏了,注册了多年的高马商标要得回还是要不回,庆祖毅然抽身,壮士断腕,开始了他在茶产业上的再次创业。若将转入茶业前的木材、凉席、销酒都算上,那么,这一次是他人生路上的第五次创业了。

  这次,他将全国农村如火如荼的土地流转,运用到了茶园建设上。

  先是牛刀小试,用一亩地每年200斤大米的价格,流转了黄牯垅首批坡地140亩。然后又以亩平12000元的投资,雇请农民烧山、开垦、整地、移苗。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半年后,即2014年初,村里人见村后的荒山荒着也是荒着,流转给黄庆祖,不仅经营权魔幻似地变成了现金,给他打工的话还有工钱,这样的好事哪里找!于是,像60年前入农业社一样,张三30亩,李四50亩,黄牯垅上的所有荒山都流转给了黄庆祖。

  待茶苗都跑得风了,他果断挂出了新牌子:“高马山农业有限公司”。

  

  

  “高马二溪”的牌子可以被抢走,但是,作为高马山人,还有“高马茶传人”这个荣耀,却谁也抢不走。新注册的“高马山农业”,也不会有谁来打主意,且“农业”二字内涵和外延都无比丰富,凭着它,进可以攻,退可以守,重振高马黑茶雄风,那是指日可待的!

  见一处稍宽的悬崖边有茶农锄草,记者示意停一哈,一可问点儿情况,二也借机安抚那颗欲蹦出来的心。

  唠嗑中,认识了两位家门,也了解了两组数字。家门者,一个叫谌元汉,一个叫谌海国,分别是茶园部的经理和副经理。

  经理一开口,便说黄总慧眼识珠,看中了这块云端里的茶园。因为这儿最高的山是1030米,最低的也有700多米,这样的地方可以说种什么没有什么,但偏适于种茶。他说:我们都是黄总的雇员,旺季约100多人,淡季也有30多人,因茶园尚未丰园,眼下的任务主要是除草和补苗,工价约120元一天。

  副经理提供的数字是:这片茶园,明年就可慢慢开摘,到2020年满了五年,就进入丰园期,就能动大摘了。我们这些人,包括我和经理,月薪都是3000多。进入采茶旺季,那些摘茶的都会不请自来,摘一斤鲜叶我们这儿的工价是两块,就是老婆婆一天也能摘个五六十斤,每天获100多块。

  搞清了来人是记者,那些个没问到的茶农也争相说:

  我们月薪3000块是实实在在的,因为三餐饭都是黄总给包了;

  我们这些人平均年龄都五十了,不是黄总看得起,打工都冇得人要了;

  我二伢子在外面打工,除掉租房子,除掉伙食费,除掉其他缴用,收入还当不得我这做爹的;

  你莫讲,今年春节,一些回家探亲的见这片新茶园有事做了,都争相找黄总,要求留下来。

  …………

  

  


  黄牯垅上的新茶园,让五十岁的农民有班上,有事做,还有钱拿,朴实的农民一口一声黄总,打心里感激他,这自然在情理之中。那么,在公司和茶叶加工厂的那些年轻职员,对黄总的看法又如何?

  在采访的日子里,记者有幸与庆祖的副手——安化黑茶专家、高马山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吉相余聊了聊,觉得他对黄总的看法,更客观,也更全面:

  我作为黄老板的总经理,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高马二溪茶叶有限公司股东兼总经理,那是2013年以前,2013年以后,我没入股了,但老板还是聘我为总经理。所以,我真正认识黄庆祖,也就是在第二阶段。

  


  2013年初,全国闻名的“隆平高科”来到安化,摇身一变成了“隆平高茶”,并动员我们入股。他们家大业大,打的旗号又是振兴黑茶,没有不支持的道理呀!可是进去了,才知人家的心思并不在茶上,而是成天“资本运作”。他们的资本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可高马二溪,还有村里的茶农,却还在原地一二一,并没有获益。老板一看不对,便毅然退了回来。我被老板一感动,也跟着退了。

  我们好退,但跟我们一道进去的三厂一茶园,一百多职工,另外还一百多家全国代理商,就不大好退了。最舍不得的,是“高马二溪茶业”这个无形资产,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沦落他家。不过还是黄总有办法,不能打“茶业”,就打“农业”,这叫退一步,天高地阔!至于“高马二溪”,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是任何人也奈何不了的。很快,一个“高马山农业有限公司”的新旗号,又把我们重组到了一起。

  再度请我出山时,因种种原因我没有入股,而只能当寡头经理,但老板仍一如既往,视我为股肱,将生产、后勤、销售、经营,及高端设备的采购、安装、调试等,都一股脑儿交给我。就凭这一点,我有什么理由不贡献我的聪明才智,不替人家好好干呢?

  二度创业,其难度远非第一次创业那种难。当时08年,转让的400亩都是老茶园,海拔适中,运输也不成问题。现在的3000亩,全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里,那种荒芜,那种乱石,那种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拾掇出一亩茶园来,其难度,其费用,就不是呈线性,而是几何级了。

  

  


  在毛泽东年代有句话,叫“路线是决定一切的”,现在这话仍没过时。我们老板从茶园入手抓茶业,就证明了这点。因为抓茶园,一大批农民因土地流转而置换了身份,成了“高马公司”的一员,使他们也像投资茶园的股东一样去关心茶园,建设茶园,因而在劈山修路,移石造园中焕发出了比当年大包干还大的劳动激情。当然老板也没亏待他们,不仅一日三餐吃他的,茶园里的住宿也是那种别墅型的彩钢活动板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国家的作业队什么的。

  实践证明,我们的路子走对了。因为从中央到地方,目前各级政府都在组织人力物力,对深山老林和贫困地区搞扶贫开发,以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全部脱贫。年初,习主席又说:言必信,行必果,如期脱贫、贫困县摘帽,是全面建成小康的底线任务,也是共产党人的庄严承诺。我想,我们所做的,正契合了习主席的讲话。

  由此,我也认为,如果我们的国家多一点黄庆祖这样的实干家,多一点黄庆祖这样的关心家乡,关心贫困的人,我们的扶贫就更有希望,我们的国家也更有希望。

  

  

  当然,我们的做法也符合县委县政府提出来的,从小作坊向规模化生产转变,从普通茶向名优茶转变,加快实施黑茶品牌发展工程、品牌价值提升工程和知名品牌培育工程,把“安化黑茶”打造成了中国驰名商标。(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