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我们的黑茶 黑茶资讯 查看内容

茶中高马黄庆祖(4)寻根之旅   

2017-10-7 10:48| 发布者: 李倩| 原作者: 谌建章|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茶中高马黄庆祖(4) 寻根之旅 谌建章   上次说到,黄庆祖跟四川一个小茶厂抢注商标的事。那么,四川人为什么知道这世上有个高马二溪,并将它作为自己的商标呢?这不是张冠李戴么?   庆祖说,这与当年央视一个 ...

  茶中高马黄庆祖(4)


寻根之旅

谌建章


  上次说到,黄庆祖跟四川一个小茶厂抢注商标的事。那么,四川人为什么知道这世上有个高马二溪,并将它作为自己的商标呢?这不是张冠李戴么?

  庆祖说,这与当年央视一个节目有关。

  2007年10月,由农业部、人民大学、山西大学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组成的“黑茶寻根之旅”摄制组,来到高马二溪。此前,高马二溪连县电视台都没来过,一来就是中央台,还有农业部官员和大学教授,这可是山里人的一件大事。

  原来,那年在南海一艘沉船上,发现有四块茶砖,不仅没被海水泡散,砖上嵌印的“高甲”二字还清晰可见。这自然引起了央视和专家的好奇。经辗转寻问,摄制组来到了高马二溪。他们算是来对了!因为二溪中,叫“高甲溪”的这条就有“高甲”二字,且这里是历史上有名的茶乡。

  

  不过,光有溪名还不行,还须有实物印证,这个实物当然就是那块印版,即那个做茶砖的刻了“高甲”二字的模子。

  如果说摄制组当初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那么到这里便“得来全不费工夫”了。因为村里一位黄姓大爷的家里就有一块,据说还是“清嘉庆五年”的,到他这一代已保存八代了。

  这块印版上了中央台后,高马二溪便美名大暴,全国皆知。于是,有些地方掠人之美,以此为商标,便不足为奇了。不说外地,只说安化本县,自那年后,从县城到集镇,那些打着“高马”牌子的茶楼或商店,就比比皆是。不过到底是本乡本土的,就在家门口叫叫而已,谁也没想到要去抢注商标啥的。因为老祖宗说过,“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抢也抢不来”。

  听记者当年没看到这个寻根片,下午,由司机小蒋开车,庆祖便领我去黄大爷家看那印版。按说一个村不用开车,但庆祖神秘地笑笑,说看了印版还下山去看一件宝,那是当年央视都没见过的。

  到了黄大爷家,才知一晃10年,黄大爷已然不在了,不过还好,他的儿子仍叫黄大爷。

  此黄大爷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黄天然,今年六十有五,刚从村会计位上退下来。

  老人高高瘦瘦,身形朗健,正背着手在屋外散步。庆祖忙让小蒋停车,趋步向前,问他老伴的病怎样了,又问前几天的泥石流给他添麻烦么?

  

  

  原来,黄大爷的老伴因癌症去省城住院了,小儿子也跟着去陪母亲,家里就剩他人一个。说到泥石流,老人便带我们到房子一侧的山砊边看了看。但见绿荫覆盖的山坡上,黄兮兮的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伤口里的泥石连同着被连根拔出的杉树,冲到了下面的公路上,公路上堆不下的又被挤到了大爷的菜土里,有的大石块还直抵大爷的壁脚。

  庆祖说:都说你家有惊无险,没料到这还有蛮危险呢,天叔您老命大!

  天叔幽了一默,说幸亏这些滚木礌石长了眼,也幸亏我婆婆子不在家。

  这时,公路上又走来两老头,其中一个有两道长而白的寿眉,与画上的寿星无异。庆祖迎了上去,“登叔”“化叔”地称呼他们,并将记者也顺势介绍了一句。那位叫登叔的“寿星”忽想起了什么,对天叔黄大爷说,你把那事跟庆祖和记者说了吗?

  天叔说,我不也刚刚见到他们吗?便面对我们,像汇报工作一样,说开了:

  

  

  是这样的,前向庆祖你去开茶博会,县里刚好来我们村办了一个什么“扶贫培训班”,我们几个也想去听一听,可有一条,只让65岁以下的参加,我们几个都没资格了。谁知培训班一结束,就有人找了我,说才看见你,连教授都讲了,茶叶可以施化肥呢!

  庆祖一旁给我补充,说这个培训班的全称是“精准扶贫新型农民职业培训班”,是县里组织的,每个村都去。接着问天叔,他们真这样说?

  天叔说:真这样说,他们两个也听到了。

  登叔、化叔连连点头:是的,这几天村里都在传。

  庆祖说:那教授我认识,昨天还在县里见了面。说着掏出手机,几摁几摁就接通了他。

  

  经过简短寒暄后的几句交流,庆祖就挂了机,说是这样的,教授在课堂上的原话是:茶叶可以施肥,但要施有机肥,压根就没说施化肥。看来,这是腰河里发水,冤枉这位教授了。

  天叔不由松了口气:嗨,这事搞得我这几天饭都吃不香,心想县里怎么搞的呢,派一个这样的教授,我起草的那份“茶园契约”不白写了?

  “寿星”登叔亦感慨:我相信教授不会乱讲,如果可以施化肥,一亩茶只须施30斤尿素,就可增产300斤,那就等于300元的化肥可盈利4000元,天下哪有这好事?

  矮矮的化叔则说:难怪不让我们参加,原来有人想瞒天过海,假传圣旨,这回要不是庆祖,我们还真被唬住了!

  记者想看看那份“茶园契约”,于是就来到天叔家。一看有三条,似还没写完,诸如“各茶园严禁使用化肥、化学除草剂和农药”,“不准用彩条布摊晒茶叶,不准用编织袋运输干毛茶等半成品”等,便用手机拍了下来。

  

  围绕契约,三位老头又说开了。

  ——过去村里也有这方面的制度,但都是口头的,会上说说而已,执行起来便走样,是天然想到了这种形式,便由他执笔,我们跑腿,写完了,就一家家去签字。你不晓得我们安化,只要自己同意了的,就会自觉执行;

  ——我是承庆祖后生看得起,发挥点余热,守住老祖宗给我们创下的这份家业。你不晓得,我们高马山过去是产贡茶的地方,道光皇帝的第五个儿子还到马家溪来收过茶,看到溪上没有桥,就拿出一百两银子让我们修桥,后来这桥就叫“五皇溪石桥”。现在,这石桥还在;

  ——还有,1953年毛主席亲自安排湖南省委,准备两百担高马茶做国礼,送给苏联朋友。那时我们还是孩子,看村里那些大人为此忙碌时,我们也像过年一样,高兴得不得了……

  

  谈着,谈着,庆祖便提醒天叔,记者是来找印版的,于是“天叔”才转了话题:

  那印版原来并没在我家,而是在我叔爷爷家里,因为叔爷爷解放前当过甲长。当年的规矩是,谁当甲长谁保管那块印。未料叔爷爷是末代甲长,解放后这块印就在他家没挪过窝了。“文革”那年破四旧,叔爷爷翻出来准备将它烧了。我父亲是木匠,那天正帮叔爷爷打家具,见他要丢进灶膛,觉得雕这么一件东西不容易,便一把抢了过来,说你就给我吧!以后这印版就到了我家。

  好!记者为他父亲这一抢而在心里叫好。倘若没有这一抢,高马二溪的稀世珍宝,高马二溪的黑茶历史,还有央视的寻根,央视的找宝,以及我现在到他家来采访,就一概免谈,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是,是什么促使他父亲这一抢,或这一抢的背后是什么决定的呢?

  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决定行动。这一抢的背后一定是某种意识一闪念,而这一念,对一个普通农民来说,当然不会从文化、遗产或传承这么复杂的方面去考虑,但归根结底还是文化、遗产或传承起了作用。老人当时的一念,极有可能是“恒念物力维艰”的“恒念”。这便叫:没有恒念,哪来一念,没有一念,又哪来一抢,没有一抢,又哪来高马茶的前世,又哪来高马人的今生?

  后面,听黄大爷继续介绍,便觉老黄大爷当时也不完全是这个“恒念”。

  我们村为什么要做这种“印版茶”呢?

  这是因为高马二溪的茶好。老班子讲,过去,从我们这里运出去的干毛茶,一斤可兑五斤肉,而山下一斤只能兑斤半。久了,一些耍小聪明的力夫便不上山了,这样,收一斤干茶少走六七十里山路不说,还多得三斤半猪肉,哪里有!可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于是朝廷派下来的“茶守道”便想了个办法,即做木印一块,在出山的茶包上首尾盖上一个印,问题就解决了。

  

  

  后来,左宗棠运往新疆的毛茶,也用这个办法,保证了安化黑茶的信誉度。

  当然,在没有“印版”之前,我们的老祖宗也有办法防伪。黄大爷说,这就是土法子,即将一片待检的茶叶放在一杯白水和一杯泡好的样茶之间,使叶子的两端都压入水中,如果这片茶叶能将样茶的茶汤吸入白水杯,便证明是高马茶无误。

  仿佛进入了神话王国,高马山的茶农,高马山的茶叶,较之印版和印版茶,更为神秘,更为传奇!

  于是,对黄大爷的父亲老黄大爷的一念一抢,似又有了新解:一念,老人当时一闪念的恐怕是高马山人与茶结缘的辉煌;一抢,抢的则是一部高马山人筚路蓝缕的茶业史。

  这时,黄大爷起身到里间找东西。以为找印版呢,他却说印版不在他家,自那年高马山上电视后,村茶业公司的董事长就拿去了,“他是我们村的黑茶专家,放在他家就等于放在甲长家,名正言顺!”

  我知道,该董事长就是庆祖说的那位法人代表,便接过大爷找出的一份资料看起来,与那契约的字迹同,原来也是他写的:

  秀丽河山,高马二溪,风景独好。观音岩,岩石奇伟,石笋崖,古树森森,马军寨,山势巍巍,碑基坳,石碑独立,奉上严禁,道光钦赐……

  

  

  不待看完,便由衷赞叹:黄爹闲情逸致,妙笔生花!

  老人似有点难为情:记者谬奖,我是看在庆祖后生打造“天下黑茶第一村”的份上,前几年为村里修了路,今年又在碑基坳打造麻石阶梯,来我们村旅游的越来越多了,便想帮他写个导游词什么的,造点子势。

  庆祖连忙解释,这黑茶第一村是县上的功劳,我不过是敲敲边鼓而已。像碑基坳这条路,县里出了50万,我只出了个零头,8万。

  可黄大爷说,没有你这引窠蛋,哪来抱蛋的鸡呢!

  如果说黄大爷家之行,也算是一次黑茶寻根之旅,虽没寻到南海沉船上那个做砖茶的“模子”,也没见到散装茶包上的“印版”,但此行绝对不虚。特别是那带字的模子,是生产中直接嵌在茶砖上的,当是一种更高水准的防伪了,若想见到真版,看来除了一定的道行,还得靠机缘了。

  虽没见着真版,但晚上一搜狗,却看到了黄大爷家那个印版的影印件:像一方旧时的徽墨,黢黑发亮,顶额“高甲溪”三字清晰可见,下面三列竖行,右上:今送来堆茶 * 包,力夫 *** ,居中: ** 宝号凭 查收,左下:*年 *月 *日”等。看来,这是当年挑夫领酬的凭证,也是高马茶防伪的商标无疑。(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