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我们的黑茶 黑茶资讯 查看内容

茶中高马黄庆祖(3)

2017-9-29 17:42| 发布者: 李倩| 原作者: 记者 谌建章|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茶中高马黄庆祖(3)   抢注商标   记者 谌建章   赢得第一桶金后,他首先并没考虑做黑茶。   有了200万,代步的工具自然就有了。虽然从村里到县城只有六七十里,但有没有车,那感觉和效率都是不一样的。 ...

  茶中高马黄庆祖(3)


  抢注商标

  记者 谌建章


  赢得第一桶金后,他首先并没考虑做黑茶。

  有了200万,代步的工具自然就有了。虽然从村里到县城只有六七十里,但有没有车,那感觉和效率都是不一样的。

  2006年端午节,他兴致勃勃地邀上发小并也是同学的谌江兴坐他的车,回家过节。

  

  谌江兴虽然和他一样,也没把书读上去,但古道热肠的他,看不得老百姓受欺负,多次为人写诉状的经历,并凭借自己的好学与钻研,这年他考取了一张司法资格证,在县里谋得了一个律师的饭碗。

  到底是发小,二人一路滔滔,嘴巴就没停过。可车至黄沙仑,因夜晚大雨将路基泡软了,便泡你没商量地将他们的小车也泡上了。好在这个村他们熟,不待招呼,就有几位村民拿上工具帮他将小车鼓捣了出来。临走,庆祖丢下一句话,说以后黄沙仑再填补路面,费用由他负责。

  平常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可安化民风醇厚,坏事不见得有人传,这好事却是一定传千里。黄庆祖热心公益、修桥补路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县委书记的耳朵里。

  书记姓彭,名建忠,是市里下来的干部。前面说了,庆祖的代销点和县委打隔壁,一来二去的,彭书记便和这位邻居成了熟人。

  

  这天,彭书记特意来到店里,说:庆祖啊,你热心公益不错,但你想过资本运作的事没有?见他一脸茫然,便解释,就是瞄准一个更有前途,或县里也需要的项目,将资本转到新项目中去,让有限的资金在无限的流通中增值,这样,不仅繁荣了本地市场,发展了安化经济,你喜欢的公益也会越做越大。

  原来,2006年是安化黑茶的起步年,县政府需要很多很多像黄庆祖这样的实体经营者投入到黑茶产业中来,将传统的黑茶做大做强,重振安化黑茶雄风。

  现在微信上有个段子:没有遇上刘备,关羽不过是个卖枣的,张飞不过是个杀猪的,而没有关、张,刘备也不过是个打草鞋的。现在看来,庆祖如果不认识彭书记,那么他现在还是个卖酒的。

  卖酒的庆祖了解了县里这个背景,还有政府对黑茶创业者的政策支持,特别是县委书记又亲自上门,自然满口应承。第二天,便将发小谌江兴邀来,让他负责文案,一个月内拿出一份《关于高马二溪村发展黑茶产业的可行性方案》,他则开车,带上他一起到农业、林业、茶叶等部门与白沙溪、久扬茶业等起步早的厂家,实地考察和了解。

  一个月后,即2007年春节一过,谌江兴的方案便出来了。按照这个方案,由他们发动村民,筹资148万,成立“高马二溪茶业公司”,负责收购本村鲜叶,初加工成干毛茶。此外,还准备建一个黑茶饮料厂。

  彭书记看过他们的方案,好不欢喜,当即表态,叫财政拿出200万,由农业局提价一倍,收购高马二溪干毛茶。并指示白沙溪和久扬茶业,今后就以高马二溪的干毛茶为原料,专做安化政府招待用茶,一是广交天下朋友,为安化黑茶扬名,二是带动本地经济,为茶农增收。

  至于村里的筹资,148万他占了76万,其他股东2万一股,合起来也只有72万。为什么参股者不太多,为什么他出一大半?理由很简单,真金白银搞入股,在低收入人群甚多的高马二溪尚未有过,如果他不出大头,虱婆子顶不起被窝不说,其他参股的茶农也不放心。

  接下来,是商标注册。可临到注册才知是搬着梯子上天——没门。原来,“高马二溪”四个字被四川一茶厂抢先登记,并进入了公示期的最后47天。

  事不宜迟,得马上找国家商标总局。

  于是,他来到县委,将此事汇报给了彭书记。书记当即就派副县长肖力争,陪他去北京跑总局。好家伙,这一跑才知,新企业注个册,不易,但要把人家报上来的给改回去,更不易。所以,这一跑,他们安化——北京、北京——安化地竟跑了三趟。

  原来,撤销对方的注册,须先由县政府向商标总局提出异议,将对方已公示的商标撤销,再由安化方面向商标总局申请注册,总局受理后,须通过18个月公示期,才能取得商标所有权。

  好在副县长肖力争这个名字取得好,凡事有理的,他就会力争。也好在他们还有个谌江兴,人家是法律专家,说万一对方有后台,我们就使杀手锏:告他们“行业侵权”!

  不过,好在商标总局到底是国家机关,特别讲规矩;也好在他们的上司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原来是安化人,人虽走了,那位子还是热的。没待他们力争,更没待他们打官司,“高马二溪”便名至实归,回到了安化,回到了他们手上!

  

  为了更好地发展,09年底,他们在江南镇看中了一块32亩的地,可以建一个标准化的厂房。而在高马二溪,重峦叠嶂,找一块3亩的平地都难。

  不过,光征地建房,就须1500万。好在这时已有了可作抵押的实体,于是就走向了走马灯一样的贷款路。说“走马灯”,是因为1500万不是一次就能贷到的,得一次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呢!

  这事自然也引起了县政府的重视。在县长杨光鑫的牵线下,庆祖的代步车奔益阳,跑长沙,回安化,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好不容易贷了第一笔,300万,很快就用完了。用完了,又去找县长,又去找部门,又连夜去省城,又好不容易哼到200万……

  那段时间正赶上修路,到省城须绕道常德,只好常常是半夜动身,清早到长沙,办完事,就往回赶,往往转钟两点才到家。这样一复一日,日复一月,严重的疲于奔命,他的代步工具便以一种极端方式罢工了。

  罢工的结果,车子报废了不说,庆祖右脚踝关键6块小骨头,齐刷刷给撞碎了!其实,也不能怪车子,要怪也只能怪它面对人家的闯红灯没有及时避让。以致到现在,都七八年了,走路还一崴一崴的。

  未料也和在文溪乡一样,又是一个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因疲于奔命,疲于贷款,常用红牛饮料提神的他,这年还闹出了个糖尿病。

  待标准化厂房建成后,又七呀八的忙活了两月,这便是将与“茶”有联系的部门,大大小小,头头脑脑,又是上门,又是电话,又是请柬,一一请过来。请过来做什么?请他们现场查看,现场验收,现场指示。

  

  各路官员看了厂房,又看设备,看了设备,还看茶园,看了茶园,又看各种报批和文书,看了各种报批和文书,还要看员工,看了员工,又还要看员工的履历。直到一本本一页页,看完了员工的履历,官员们才笑了。

  笑什么?

  因为一看,员工中年长的都是本土农民,年轻的则大多是外地的大中专毕业生,这样,既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力,又帮大中专毕业生找到了出路,怎能不笑呢?这黑茶产业不说传承文化,引领消费,光解决就业,就是个大容纳器,居功至伟呀!

  最后,各路官员一合计,给“高马二溪茶业公司”授了个B级企业!

  别小看这个B,此乃全国茶产业的最高等级。那个A,据说至今还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没出来。

  刚上马那几年,正是安化黑茶风起云涌,大家白手起家都想做大做强的时候,于是,征地要贷款,基建要贷款,上马了还须争贷款,成了茶业同行共有的三部曲。“高马二溪”自然也不例外。以致庆祖现在回忆,还不由冒出一句当时肯定说过的话:哪怕贷500万被层层盘剥到350万,也干!

  对这话,当然只能唯物史观,因为当时不是现在,安化自然也无法净土。

  这天,益阳发改行一行长通知庆祖,说准备给安化黑茶拨付一笔贷款,不过要因人而异,若是给“白沙溪”呢,可拨1500万,若给“建玲”,则是500万,给“高马”呢,就只有300万了,并说你如果想要,我们立马就拨下来。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庆祖这位朝思暮想哪怕层层都遇到周扒皮也想贷的主,面对唾手可得的馅饼,却想都没想,就说给白沙溪吧,人家是龙头老大,当然要支持它!

  这个表态,虽让高马的“法人代表”不高兴了好久(那时庆祖只是总经理),却赢得了白沙溪的好感。不过,这位行长没亏待他,最后也悄悄给他贷了120万。

  由此,白沙溪老总刘新安,副老总肖益平,对黑茶队伍里的这位小兄弟便刮目相看,甚至事关下游厂家的生产机密和高端设备,对这位上游老弟也不防备了。

  于是,庆祖借各种机会,到他们的车间转转,将那些设备的名称和型号,及现代制茶工艺,都一一记在心里。还有关于黑茶的知识,如天尖、贡尖、生尖的区别,青砖、茯砖、黑砖之不同,茯砖怎么发花,及各种花卷的制作等,说起来也一套一套的了。

  

  庆祖每谈及这些,便深情地说:我从一个普通茶农的儿子,到如今在安化黑茶界也有一席之地,第一,我不会忘记彭书记和两位县长;第二,也不能忘了白沙溪。

  这样,从2007年到2013年,庆祖和他的员工为安化黑茶产业,也为高马二溪村的茶农在种植、采摘和初加工上,实现了“三次就业”和“三次受益”,不仅解决了历年的“卖茶难”,也保证了茶农的稳定就业和丰厚收入。

  先说种植,庆祖说,现在鲜叶的收购价,已从当年的3元或3.5元一斤涨到了14元甚至120元一斤。过去自产自销,茶农只收一季春茶,现在是一季春茶、两季黑茶,三季下来,一亩茶能收入1万多。全村年人平收入从08年的390元,到2015年提高到了14000元,高马村的茶农不说在安化,在益阳也率先奔小康了。

  

  

  

  再说采摘和初加工,公司至少能保证这两道工序的季节性用工120元一天,常年性用工月工资在3000元以上。所以,这“三次就业”“三次受益”,并非空穴来风。

  说到此,庆祖眉开眼笑,微翘的下颚十分生动:这是有形的,另外还有无形的。这就是得到了安化黑茶龙头老大“白沙溪”的技术支持;同时,在原县政协主席、县茶叶协会会长伍湘安的指导下,我们发掘了高马二溪的茶产业历史,提升了高马茶的知名度;最后,随着高马二溪声名鹊起,2008年并村扩乡之际,县政府将原来的板楼、蒋家、高家、黄沙四个小村,合并成了高马二溪村,这样一捆绑,原先的小划子就成了跑得快,也能抗风浪的大航母了。(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