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查看: 6598|回复: 1

我心常系 情何以堪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8-2-15 23: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33232y5ck0d3cr7v5i74d.jpg


【快春节了,谨用此文遥祭我可爱可亲可怜的母亲。】

     傍晚时分,远处不时地传来阵阵爆竹声,天空里偶尔又绽放着五彩的烟花。那多彩的烟花和欢快的爆竹声,恰似张扬的心境,抒发着迎春的喜悦。当下已是农历二十九了,春节临近,处处张灯结彩,笑逐颜开。人们匆匆的脚步,都赶往同一个方向,祈盼着亲人的相聚团圆。快过年了,过年的年味,随着这匆匆脚步,随着这阵阵的爆竹声欢笑声,已日渐浓厚了起来。

      而我,却独自一人,在楼下的小道上徘徊,两眼茫然,低头无语。迎春的鞭炮声在周围不时响起,心中却平添几许愁绪,充塞着一种“临节心寒”的凄凉。“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啊,我,想家了,想那已远去的亲人了。

         妈妈,姐姐,毛哥,你们在天堂还好吗?

        往年的这个时候,我也和许多在外的游子一样,急切地想回到益阳老家,或已经回到了益阳老家。回到了我那可爱,可亲,可怜的母亲的身边,回到了我那曾充满苦难,但亲情盈溢的家里,与母亲,与兄弟姐妹共享这世间天伦之乐。记得那些年,每当春节,我无论在外多远,都会赶回益阳的。每次奔走在老家那久违的厚实的麻石街上,看着两厢熟悉的老街木屋,舟车之苦烟消云散,人此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到家了,心里满是轻松,踏实和兴奋。回到家,人未进屋,就高声大喊着“妈妈,妈妈,我回来了!”母亲在屋内惊喜地随即应道“细毛,你回来了啊!”兄长姐姐也会在第一时间夺门而出,高兴地呼喊着“毛弟,你回来了啊!”一时间,一声“妈妈”,一声“细毛”,一声“毛弟”,这世间最简单地呼唤,顿时交织成一曲最动人的交响,演绎着这世间最厚重的亲情。一股股热流瞬间暖遍全身,让人倍感亲切,温馨。那幸福的感觉,是没有什么词汇能消受得了的。
   
      过节了,能和母亲在一起,那是多么的享受啊。尽管好多年,家境贫寒,即使过年了,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烤着炭火,聊天南海北,讲身边趣事、琐事,高高兴兴品尝着粗茶淡饭,这滋味已胜过那海味山鲜。特别是母亲为儿女们做的粉蒸肉和藕,格外的好吃。里面放了八角茴等佐料,香气袭人,沁人心脾。菜没上桌,满屋便飘溢着馋人的菜香,满屋便盈溢着亲人团聚的喜悦。

     今天又临近春节了,母亲却已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的兄长姐姐也于近年间先后去世了。今日,家在何处?往日一家人团聚的欢乐情景,在脑海中时时萦绕,在现实中却再也无法重现。此后,我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和兄长姐姐了,再也听不到他们的笑语欢声了,再也不能吃到母亲亲手做的粉蒸肉和藕了。多少回,在梦中与亲人相聚;多少回,梦醒后泪水湿透枕巾。“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此时此刻的我,感到格外的孤独和无助。家已残缺,骨肉分离,我心长系,情何以堪?“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任凭思念的泪水默默地长流,我,心里充满着悲伤。那酸痛苦愁的泪水伴随着我周围的阵阵爆竹声,遥寄着我对母亲,姐姐,兄长的深深的思念和祝福。

        周围的爆竹声响得越来越频繁了,而我在楼下小道上也不知道呆立了多久。久久无语地凝视着天空,透过那绽放烟花的阻隔,追寻着苍穹远处中那缓缓移动的云层,心底在不停地疾呼着:妈妈,毛哥,姐姐啊,在这万家灯火合家团聚的日子里,我与你们从未分离。我的心,与你们,永相伴!
233232shffhhdw3tfy8c6g.jpg
来自益阳在线安卓客户端来自益阳在线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8-2-22 09: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