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查看: 16015|回复: 0

山水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5-3-8 11: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冬天,西湖居然下起小雪。一位居住在杭州的朋友独自夜月泛舟西湖,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雪漫轻舟独听雪。启齿一读,便觉一股清寒的雪香蹿入口中,又溜溜滑进心脾之中。夜色催更,残月如钩,寒星寥寥,一片轻舟孤零零飘荡在幽幽的西湖水上,任意东西。絮絮小雪一片一片落下,落在船上,好似点点花开;落在头发上,青丝染雪,别生风采;落在西湖水中,触之即溶,化进了西湖的心里。

  雪漫轻舟独听雪。雪,只能一个人听,人多了,便多了俗气。独听雪,静静默默,听雪花在人间飞舞的声音,听雪花溶进西湖水的声音,听这一方天地的声音。天地寂寂,万物寥寥,絮雪飘飘,独自听雪,静享这一片刻的私人光阴。这一刻雪染的光阴,一定要是独享的,不沾尘火,那样才是风烟俱净,才是心与雪、与天同净。事后,我给朋友回短信说:盛世独欢。

  最是羡慕船头独坐那一人。天地渺渺,乾坤朗朗,独坐船头,仰观星汉无极,俯看山河万里,静享这一刻的私人光阴。他不仅是独坐船头,更是独坐天与地之间,独坐生与死之间,独坐前世与来生之间。光阴独享,这一方天地他也能独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